2012/02/06

【Reborn_山獄】Love Addict 上

其實這是昨天早上的夢
拼著一定要在睡前寫完

似乎好久沒寫青澀得讓人牙齦發酸的山獄了(艸)






  
  多虧了他平時讀的那些亂七八糟科普期刊,他可以很輕易地找到一種理論,符合現階段自己出現的各種病徵。
  
  
  ——人們在遭遇驚險的場合時,往往會把這種緊張的感覺,誤認為戀愛所產生的悸動,此即為所謂的「吊橋理論」。
  
  
  
  
  這樣就解釋得通了,為什麼這些日子以來他和那個人視線相對就會心跳加速,看到那個人露出微笑就會呼吸困難,並肩走路上下學會頭昏眼花,連往常無比習慣的一聲「棒球笨蛋」也罵得口齒不清……意識到自己如此一一細數症狀的模樣有多麼愚蠢又羞恥,獄寺隼人怪叫一聲、把臉埋進枕頭裡。
  
  
  別再自欺欺人了,哪有什麼鬼吊橋理論,就算他從來沒有和異性(和同性,他嚥了一口口水後在心底默默補充)交往的經驗,也總該明白,自己身上那些異於往常的狀況,也就不過是所謂的——「喜歡」。
  
  
  
  
  對一個人生到此除了生存與戰鬥之外一無所有的十四歲少年而言,這樣的情感來得太措手不及了。在他很有限的生命經歷裡頭,並不包括喜歡上自己身旁的少年這一件事,更何況過去也不曾有人如此靠近地分享他的人生。
  
  
  正因如此,在兩人一起上課下課、一起吃飯玩樂、一起對抗敵人一起守護伙伴之後,在自己什麼逞強的、瘋狂的、脆弱的、難堪的一面都被對方看光了之後,在那個人的溫柔、那個人的關注、那個人的爽朗與那個人的體溫都成了習慣之後,獄寺隼人願意相信並且承認,心底湧起的騷動稱之為好感。
  
  
  
  
  就算退一萬步來說,他真的可以如此簡單地把一切問題都推給那個人和那該死的理論,卻無法同樣輕鬆地看待這些事情帶來的影響,以及隨之起舞的自己。
  
  
  這股陌生的情緒讓他慌張,他討厭失控的自己,更討厭受制於人。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越陷越深以致於此時落得如此狼狽?面對這種問題,慣於理性思考與分析的腦子似乎派不上用場也讓他覺得很不堪。為什麼這些書籍只丟下一個理論名字,卻沒有提供任何解決的方法呢?獄寺徒勞地把《每天懂一點戀愛心理學》從頭翻到尾之後,滿臉挫折把書塞進床底。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