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2

【Reborn_山獄】成癮

    

    2010/05/09 五九日賀文


    (提醒:吸煙有害身體健康

    
    
    


    
    
  一開始他只是單純覺得拈菸的手勢很成熟很帥氣,進而下意識模仿那樣的姿態;彷彿透過這一個動作,就可以立刻成為同樣成熟帥氣的大人。
  
  
  
  
  那時候的他一直都是個乖巧又伶俐的孩子,唯獨染上抽菸這個只出現在不良少年身上的壞習慣,長大以後也真的變成別人眼中的不良少年了。
  
  
  整個家族裡唯一會對此管教他的人,偏偏就是他模仿對象的家庭醫師。那個男人三番兩次警告他不准再抽了,但是無論如何想盡辦法把菸藏起來,他還是有辦法準確找到那些其實根本不怎麼隱蔽的藏匿地點。
  
  
  他對菸的選擇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偏好,就如同當初取得管道的那個男人。夏馬爾的理由很簡單也很無聊,要視不同的女伴和約會場合而定;他跟著男人的情史,幾個義大利牌子的香菸也都嘗試得差不多了。
  
  
  
  
  
  倒是其他人怎麼會對那麼小的孩子的抽菸行為視而不見呢?以前還不特別覺得有什麼異常之處,現在回想起來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無法置信。
  
  
  也許畢竟義大利人是個嗜菸的民族,儘管法律禁止向十六歲以下的兒童銷售菸草,然而從小在那樣的環境耳濡目染之下,沾上菸癮似乎也只是遲早的事。
  
  
  
  只不過,他完全相信可能性更高的原因,在於那個他從來不曾在其中感受到歸屬感的家族,對他的存在根本疏於關注到甚至毫不在意的地步。
  
  
  一年半載裡難得有幾次共同用餐機會的父親只剩下一個高大而遙遠的匆促背影。
  
  凡是和黑手黨相關的事情一概不接觸的母親只是策略聯姻下美麗而透明的傀儡。
  
  除了瞳色外再也找不出其他相似之處的姊姊只喜歡以有毒料理在後頭捉弄自己。
  
  就算是從出生便看顧著他長大的家庭醫師也只願意把空檔留給複數以上的情人。
  
  當然更不用說那些只會看主人臉色行事的侍者和僕役了。
  
  
  
  
  
  為什麼當時迫不及待要長大?捫心自問他一時也答不上具體的概念。總覺得長大似乎意味著能夠擁有更多的力量和自由,那個身份對當時的他來說,已經象徵著全部的世界。
  
  
  八歲那一年他終於受夠了這樣的生活,毅然離開的時候獄寺覺得自己開始體會擺脫年幼無知的滋味。在真正跨越那一道無形界線之後,他才明白成長需要付出的代價有多龐大。
  
  
  當已經不再需要透過儀式般的抽菸來證明自己成熟了,於是把尼古丁吸入肺部的行為變成自我的抽離和放逐,只有在抽菸的那一刻,他才能感受到時間是屬於自己的。
  
  
  
  山本武曾經形容他抽菸的背影很寂寞,「就像是用菸把自己隔絕在其他人之外似的。」
  
  「是棒球笨蛋就不要裝模作樣,從你口中說出這種話一點都不適合。」
  
  
  完全無法反駁,獄寺只能故作若無其事把那根菸拈熄。那一瞬間他就像被識破般狼狽,也訝異於對方直率爽朗外表下竟然有那份敏銳細膩的他。
  
  
  也許正因如此,山本武不會阻止他抽菸,卻總是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換成較淡的牌子。第一次發現外套口袋裡的CASTER 7被換成紅色的CASTER 5時,獄寺有些哭笑不得,但是暗罵對方多管閒事之餘卻不能不否認心底有什麼地方確實被觸動了。
  
  
  
  
  
  日本菸普遍比較滑順、濃醇與細緻,久了他甚至不太能夠適應過去抽洋菸的口感。聽說試過CASTER的人對其他牌子就看不上眼了,雖然有點誇張但他確實已經著迷於那股香氣。
  
  
  他想大概就跟那個日本少年的溫柔一樣。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