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5

CWT28 新刊《偵探與醫生的退休生活》試閱

  
  CWT28 BBC Sherlock 新刊《偵探與醫生的退休生活》
  
  攤位名稱:晌午的向日葵
  攤位號碼:\兩天都是A32/
  
  預定頁:http://bit.ly/mV2uMP
  
  
  
  
  
  
  - 試閱內收 -

  
  - 試閱開始 -
  
  
  
  
  
  ●試閱01
  
  
  
  除了兩人剛認識彼此、一同追查「粉色研究」案子的時候曾經討論過,這麼多年過去了約翰幾乎不曾主動談及自己舊傷,夏洛克也會注意避開任何約翰在阿富汗服役的相關話題。說不上是刻意忌諱,但出於默契他們誰也沒再提起。
  
  以自己這幾年對室友的觀察總結,夏洛克認為約翰從來沒有真正從那一場戰爭中走出來。也許肉體上的創傷只剩下一個淡色的疤痕,心靈深處卻可能還留有連本人都沒有察覺的夢魘。
  
  這場戰爭在約翰身上留下的不只是一時的瘸腿或者陰雨天會痠疼的肩膀而已,無論是在戰場上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袍喪命而獨活,抑或在強制退役後過著幾近窮困潦倒的日子,那種失去了生存意義、個人尊嚴和能力被全面否定的經驗,才是糾纏一輩子的陰霾。
  
  
  想到此夏洛克不禁有些後悔方才刻意揭開那道傷口的魯莽舉止了,然而在約翰面前他只習慣被稱讚而不是責備,認錯和道歉的話語是他最陌生的的詞彙之一。
  
  
  
  
  察覺到夏洛克的不自在,約翰在無奈嘆氣的同時態度也軟化了不少。
  
  沒有人會以傷害別人為樂,夏洛克自然也不是例外,甚至大多數的時候他會先傷害自己而不自知,瞭解這點的約翰從來不會真正對夏洛克發怒。在這個世界上,大概不會再有人比他更接近夏洛克了,所以如果連他都賭氣的話,夏洛克就真的會站在全世界之外,再次獨自一人。
  
  在旁人眼中,他們兩人的互動關係一向是不對等的、由約翰單方面容忍夏洛克所有無理瘋狂的舉止;只有約翰自己明白,光是認識夏洛克這點就是改變他所有人生的轉捩點,一直以來他從夏洛克那裡得到太多太多了。
  
  
  
  
  
  
  
  ●試閱02
  
  
  
  對了,茶,休息的時候應該來一杯茶。夏洛克繞過滿地的書走進廚房,打開約翰收藏茶葉的櫥櫃——在約翰無數次的抗議之後,總算成功捍衛住一個不受化學實驗器材攻陷的領域,可以安全存放茶葉和茶具。
  
  他挑了約翰最常喝的伯爵紅茶,在燒開水的同時回憶著平常約翰泡茶的程序。
  
  
  
  泡茶不就只是茶葉和熱水的組合而已嗎?夏洛克不懂這和化學實驗有什麼兩樣;氧化銅與鹽酸反應的化學式他就算閉著眼睛也可以寫得一字不差,不管做幾次都只會得到綠色氯化銅溶液和水。但是即便按照一模一樣的步驟沖泡、茶葉的數量和熱水的溫度也完全一致,他的紅茶無論香氣或是口感依然比不上約翰。
  
  對此約翰只是微笑著解釋其中自然有用心程度的差別,夏洛克不太能體會那句話的意思,樂得順理成章讓約翰全權負責起泡茶的工作。
  
  
  
  無所事事的這幾天,好好鍛鍊自己的茶藝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當夏洛克捧著自己泡的微澀紅茶,坐在沙發上歇腿的時候,忍不住這麼打算著。
  
  略過稍早那一位不速之客的拜訪不提的話,獨自待在家裡的第一個白天其實並不如想像中難以度過。
  
  
  但他還是希望約翰能夠早些回來。
  
  
  
  
  
  
  
  ●試閱03
  
  
  
  沒有留給聽眾太多屏息期待的時間,夏洛克把琴搭上肩,輕柔而悠遠的第一個音符從弓弦流洩而出。
  
  
  《G弦上的詠嘆調》是巴赫的代表作之一,全部的樂章都是在小提琴G弦上演奏,因而得名。夏洛克的琴聲較正統的莊嚴靜謐多了一分溪水潺潺如訴的流動感,約翰不是專業的樂評人、無法斷定優劣,但他知道自己更喜歡夏洛克變化豐富的表現方式。
  
  
  
  約翰已經很久沒有聽夏洛克拉奏小提琴了,平時他們通常太忙也太累;如此一來夏洛克的腿傷或許不全是壞事,拜它所賜他們今晚得以再次被夏洛克的琴聲俘虜。
  
  還有妳呀、小女孩,約翰揉了揉安珀的腦袋,多虧了妳的淘氣誤打誤撞提醒夏洛克,否則他恐怕再過十天半月也不會注意到放在房間角落塵封已久的琴盒。
  
  
  
  直到夏洛克的手指停留在最後一個音階,約翰才從恍惚中回神,幽微細緻的旋律仍然在耳邊繚繞、久久不絕。
  
  他報以熱烈掌聲,夏洛克嘴角彎起的自信微笑和每做出一個完美的推理之後受到誇讚如出一轍。
  
  
  那個表情無論如何約翰百看不厭。
  
  
  
  
  
  
  
  
  
  
  
  - 試閱完 -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