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01

【是-ZE-】黄泉桜_01

      
      
      是-ZE-
      
      力一 x 和記
      
      
      
    
  
  
  
    
  寫出這個配對我都有點不曉得自己在幹嘛了(艸)
  
  不過我很喜歡和記、雖然他是怪人:D
  
  
  
  黄泉桜 →
      

  
  


  






  在睜眼之前和記先是嚐到了那股潮濕的氣味,濕潤之中揉混著草木和泥土的獨特味道,說不上好聞,但總之不令人討厭就是了。
  
  
  
  夏天午後的陣雨總是毫無徵兆,說不準是在自己睡著的什麼時候突然落下,至少現在淅瀝瀝的雨聲一時三刻沒有要停歇的意思,偶爾順著風從走廊斜斜地打進沒有完全拉上的紙門。
  
  雖然四肢的倦怠感還在,但是也已經睡意全消,和記懶懶地撐起身子,披掛在肩頭的外衣也隨之滑落。他一面打呵欠,一面用指尖拎起這件不屬於自己的外衣。
  
  
  從花色可以辨認出應該來自宇多或千乃,不過自己的這幢別院平時少有人會拜訪,他也不認為兩位女孩會無端靠近。把臉湊上布料嗅了嗅,從鼻腔竄入胸口的氣息毫不意外地既熾熱又霸道。
  
  
  ——果然就和門外走廊倚著的那個男人一樣。
  
  
  
  
  
  「總算醒了?我可是在門外足足等了三個時辰呢!」力一聽見了裡頭的細碎聲響,一把將紙門完全拉開,整個上半身探了進來,正好瞧見了和記瞇著眼嗅聞的模樣。
  
  「要不是早知道你對女人沒興趣,看到你把臉貼近的那附表情,我還真忍不住為千乃擔心呢。」
  
  
  「像你這麼自我中心的人哪裡顧慮這麼多?我以為你應該直接叫醒我。」
  
  和記用力把衣服往力一臉上扔了過去;後者敏捷地接住朝自己丟過來的外衣,帶著笑意的嘴角興致不減,然後直接以盤坐的姿勢朝和記的方向挪了挪身子,簡直一點兒三刀當家的氣勢也無。
  
  
  「我怎麼敢吵醒親愛的人形師呢?」
  
  靠近之後力一見和記沒有認真抗拒的意思,便毫不客氣地把身體的重量都倚靠在對方身上,「不是還替你蓋了件外衣、怕你著涼麼!」
  
  
  「哼、還真敢說……」
  
  
  無視於幾乎是掛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和記拉過放在床頭的托盤,自顧自斟了一杯酒,對著雨景淺酌。
  
  
  
  雖然力一強勢又無賴的作風總是令人困擾,但是基本上和記一點都不討厭像他這樣的個性,並且自有一套應付的辦法。
  
  這個男人其實很直接很單純,一旦建立起信任關係便毫無保留,為了守護所愛的人可以犧牲一切不計任何代價;幸好力一也足夠強悍可以保護自己,現在更是躲到了這個桃源鄉,不需要再擔心重演過去的惡夢了。
  
  
  再說、無論如何他也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他——和記以自己的真名起誓。
  
  
  
  
  「你在想什麼?」
  
  趁著和記出神的片刻,力一拉過他端著杯盞的手,一口氣把裡頭的殘酒喝光。
  
  
  和記無奈地瞪著笑得像貓咪偷腥的力一,替自己另外斟了一杯。「想你無事不登三寶殿……」
  
  
  他飲酒的方式不像力一那樣豪爽,端著杯子的姿態反而頗有品茗的味道。對和記來說酒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情趣,更何況力一為他覓來的全是上等佳釀,豪飲未免太過暴殄天物了。
  
  
  「……總不會是為了喝酒才來找我吧?」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