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28

【Reborn_山獄】Walking Down The Aisle_下


  寫在前面的後話:
  
  寫作的時候針對義大利婚禮整理了一點資料
  (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http://www.plurk.com/p/b79mvv)
  意外發現義大利是歐洲唯一一個夫妻雙方都是外國人可以合法登記婚姻的國家唷!
  雖然也不確定獄寺是否擁有義大利國籍就是了:P
  
  另外、義大利不允許同性婚姻(←天主教國家)
  但是如果真的想幹嘛的話(!)黑手黨應該很有辦法才是www
  
  我沒有預料到大姊戲份這麼重
  本來只是想同中求異(?)而已啊 Orz
  
  
  
  有任何想法都請跟我說 =)))
  
  
  
  11/04/28  Clytie


      
      
    
  「不跟小春她們一起搶接新娘捧花嗎?」
  
  
  「去你的。」
  
  
  
  
  站在二樓陽台欄杆旁,他們由上往下看著女孩們簇擁著笑靨如花的新娘。儘管剛步出教堂時被灑了一頭一臉的碎紙和米粒(*註),稍顯狼狽的碧洋琪看起來依然非常美麗。
  
  
  此時正是秋高氣爽的九月,乾淨的陽光曬在身上很舒服,尚未進入雨季的風也乾爽得讓人想瞇起眼睛。獄寺也的確這麼做了,把眼睛闔上,頭倚在旁邊的肩膀上,山本把手伸過去,輕輕搔弄在陽光下看起來很柔軟的銀色的髮絲。
  
  
  「很累的話,進屋裡睡比較不會著涼。」
  
  
  「借我靠一下就好。」
  
  
  
  
  籌備婚禮的這段時間裡,獄寺幾乎沒有好好睡上一覺,雖然結婚儀式已經結束了,但是在正式送走所有賓客之前,精神還是不能鬆懈。
  
  
  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是此時不能要求的奢望,在這個忙裡偷閒的片刻也只能稍微像這樣依靠著對方來喘口氣。
  
  
  
  
  
  「……你覺得蜜月要去哪個地方比較好?」
  
  
  「有隼人的地方。」
  
  
  「誰跟你說那個了……」獄寺懶懶地抬起頭來瞪了山本一眼,然後再次閉上眼。「我是指大姊。」
  
  
  
  也許當事人無心,但那確實是一個令人心猿意馬的眼神,一向都是行動派的山本低下頭去尋找那對不叼煙不罵髒話會更美好的唇瓣,並且一併收緊雙臂。
  
  
  「別鬧了,我現在沒那個力氣跟你耗……」獄寺口齒不清地阻止,但手指已經先一步揪住對方胸前的襯衫。山本每改變角度吻他一次,摟在背後的手掌就往下蹭過一吋。
  
  直到最後獄寺連站立都有些困難時山本才放過,改扶著腰讓他大部分的重量都靠在自己身上。
  
  
  
  
  剛才作惡的嘴靠在耳邊,在熱氣弄得頸側麻癢不堪的時候一面低聲說道:「跟我結婚吧,隼人……」
  
  ——不用弄得那麼麻煩,不會有一堆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來參加婚禮,選一個跟今天一樣晴朗的好天氣,甜點是你最喜歡的起司派(crostata di ricotta)……
  
  
  
  
  山本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彷彿婚禮就在眼前似的。
  
  最後他拉過獄寺那隻摀著發紅發燙耳朵的左手,將吻和戒指一同落在血液和心臟相連的手指之上。
  
  
  
  
  
  
  
    
    
    
    
    
  註:歐洲習俗,在婚禮儀式結束之後對新人灑小東西,例如米粒、紙片、義大利麵甚至是水,帶有祝福的含意。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