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27

【Reborn_山獄】Walking Down The Aisle_中


  現在是一邊寫山獄、一邊寫嗶嗶吸夏洛克的狀態
  搞得自己都有些弄不清楚該怎麼掌握各自的風格了@@
  
  五月推理ONLY的新刊這幾天會放上試閱和預定表單
  歡迎交流:D
  
  
  
  11/04/27  Clytie

    
    
    
  「不,想都別想,絕對不行,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會答應。」
  
  
  就像是聽見了一件荒謬至極的提議,獄寺幾乎是毫不遲疑地立刻拒絕了,附帶一個不耐的眼神,隨即又低頭回到辦公桌上的文件,「為了妳的婚禮,我已經夠忙了,別再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他用力地搖了搖頭,像是要把剛才聽到的請求逐出腦海中,這樣的舉動令碧洋琪啞然失笑。
  
  
  
  
  
  她的未婚夫生長的家族和黑手黨有些牽扯不是什麼意外的事,畢竟義大利的多數產業還是掌握在這樣的組織之下;但嚴格來說對方仍然不算是黑手黨的成員,因此為了維護家族在社會上所擁有一定的地位和聲望,家族的族長對於他們的婚姻關係只有一個要求,就是碧洋琪離開黑手黨。
  
  
  如此一來彭哥列將損失一名重要殺手,對此里包恩也許是看在兩人昔日情面的份上,意外相當爽快地同意了,只不過同樣附帶著交換條件:碧洋琪離開之前必須完成最後一道任務,而夜叉如里包恩所分派的任務可以想見不會是多輕鬆的內容。
  
  
  這也是為何獄寺需要代替碧洋琪安排婚禮細節的原因,節省了她回來之後還要另外籌畫的時間,好使婚禮能夠盡快舉辦——盡快完成總是避免出現任何不必要的變數。
  
  
  
  
  
  碧洋琪幾乎是結束任務趕回義大利之後,便立刻前往獄寺的辦公室。以獄寺優秀的能力,從婚禮的流程、賓客下榻飯店的警戒到桌巾花樣跟餐具擺設,基本上都已經處理完畢了,碧洋琪需要操心的部分其實很有限。
  
  
  而他們現在正為了另外一件事情爭執,遲遲沒有共識。
  
  
  
  
  「就算我說這是阿綱的希望,你也不願意答應嗎?」
  
  
  「少拿十代目出來壓我!」
  
  每次都是看準了自己無法拒絕首領這一點,獄寺朝碧洋琪低吼的同時也氣自己的不爭氣。
  
  「這件事情應該與十代目無關吧!」
  
  
  「怎麼會沒有關係呢?」察覺到獄寺語氣中的鬆動,碧洋琪露出兩人僵持之後的第一個微笑,「只要是家族成員的事情當然都和阿綱有關。」
  
  
  「唔呃……」
  
  被噎到無話可說的獄寺更加煩躁了,把頭撇開不願直視她的目光。
  
  
  碧洋琪輕輕嘆了一口氣,把語氣放軟:「你知道、讓自己的爸爸牽著走過紅毯,是每個女人最大的幸福;現在家裡已經沒有長輩了,我希望那個人是你。」
  
  
  「應該有比我更適合的人選啊……夏馬爾呢?他也算是家裡的長輩吧?」
  
  
  「我才不要讓一個曾經騷擾過我的變態醫生送我走進教堂。」
  
  
  
  蹙起眉頭的碧洋琪對上獄寺板著臉抬眼的目光,憋了三秒鐘之後兩人終於忍不住相視大笑。
  
  
  就算再怎麼覺得難為情,他知道自己終究沒有辦法拒絕。
  
  
  
  
  「我說啊……」話鋒一轉,獄寺輕咳幾聲斂去笑意,正色問道:「你覺得這樣真的好嗎?讓一個外面女人生的小孩擔任這個角色?我甚至不擁有家族的姓氏啊……」
  
  
  才脫口而出獄寺不禁有些後悔,碧洋琪在聽到這句話以後臉上的笑容都沒了,和自己一樣翠綠色的眼瞳看起來既傷心又憤怒。
  
  
  
  「我不准你這樣說你自己、和你的母親。」
  
  她把自己微微顫抖的手覆上獄寺的,然後用力握緊他冒汗的掌心。
  
  
  「……不管你是誰的孩子,你永遠都會是我的弟弟。」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