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5

【Reborn_山獄】自作自受 我的生日賀文

一時鬼迷心竅,
從午夜開始花了兩個半小時趕出雛形,
我承認若非為了給自己一個生日禮物、恐怕再過半個月也不見得會更新……(我去櫃算盤)


因為班上有人感染H1N1,
停課在家的我過了一個很鬱悶的生日,
感謝曾經承諾要送我賀文的諸位,
就算或許沒有辦法如期收到、我還是非常感謝你們(含淚合掌)





09/10/05 Clytie(←徒勞無功試圖低調的十九歲向日葵)

-_-_-_-_-_-_-_-_-_-_-







  獄寺並不是第一次受傷,然而這回山本卻感到哭笑不得。


  當然傷勢絕非嚴重得足以致命,甚至連被瓜抓傷那樣稍微滲出血絲的傷口都比不上;麻煩的是受傷的位置根本無法避免平日頻繁使用的可能性、造成照料方面的困難。


  ──雖然有些難以啟齒,不過獄寺的舌頭被燙傷了。






  大概是火鍋湯頭的香氣太誘人、抑或颳著風的晚上渴望那份冒著蒸汽的溫暖,山本還來不及提醒、獄寺便將湯匙送入口中。儘管已經意思性地吹了幾口氣,仍然燙嘴的高湯直接碰觸的下場可想而知。


  於是接下來的整個晚上,獄寺幾乎無福享受美味的火鍋,只因為痛到發麻的舌尖禁不起再一次的刺激。
  啜著冰水舒緩味蕾的不適,獄寺眼角餘光瞪著不停往鍋裡添加食材的山本。
  明知道是太過心急的自己不夠小心,但是面前那位(在他眼裡毫無誠意可言)帶著歉意表情(並一面津津有味咀嚼肉片)的傢伙,他還是非常看不順眼。



  「來、這碟給你。」

  山本小心翼翼將一盤吹涼的食物遞給獄寺,換來後者一個白眼。

  「說的那麼輕鬆,等你也被燙傷就知道了。」



  一開口講話便牽扯到傷口,獄寺痛得皺眉,原本已經不甚開心的臉色自然更加難看。

  無奈地笑了,山本探過身子、湊進獄寺的臉,「嘴巴打開讓我看看。」



  兩人之間的距離毫無預期地拉近,山本飽含關切的眼神在視野之內放大,獄寺下意識地想後退,立刻被山本一把抓住肩頭,強迫他直視自己的目光,並且再次說服對方張開嘴巴的語氣是連自己也沒有察覺到的溫柔。


  從來不曾認真拒絕山本的任何要求,獄寺反抗無效之後便認命地張嘴,讓山本捧著自己的臉、在昏黃的燈光下仔細確認。面對獄寺的配合,山本足足審視了半分鐘之久,才不疾不徐道:

  「看起來還是有點紅呢、不要緊嗎?」


  「最好是不要緊!」在那樣的視線注視之下,情緒累積到頂點讓獄寺一把推開山本,轉過身去、賭氣不再搭理他。剛才的舉止光是想像就已經夠難為情了,自己竟然還乖乖聽話照辦,腦海中重現的畫面讓獄寺有種想炸了自己的衝動。

  還有、這樣大吼大叫真的很痛啊……



  安撫般地輕拍他的背脊,山本伸手將獄寺往懷裡帶進,倚在耳旁低聲道:「嘛嘛、別生氣啦!下次吃火鍋的時候注意一點……」


  「媽的你在詛咒我還有下一次是嗎?」

  因為怕痛不敢大聲嚷嚷,獄寺悶著聲的語調毫無威脅感,只是讓山本臉上的笑意加深。




  不滿只有他一個人心情愉快,獄寺兩手環上山本頸部,覆上自己雙唇並帶點報復性質地用力啃咬,交換氣息的同時感受到伴隨更激烈吮吻而來、令人頭暈目眩的窒息感。
  在山本欲進一步加深之前,獄寺先一步推開他,微微喘氣的嘴和臉頰同樣泛紅,而含淚的翠綠眼眸中有著一絲得逞的快意。


  「獄寺……」不解地望著對方的舉動,山本略帶抗議的口吻在獄寺看來格外好笑。

  他以仰起頭的姿勢啟口,露出受傷的舌尖,滿意地瞧見山本倒抽一口氣,然後再以故做無辜的臉孔說道:「為了我的傷勢著想,這陣子不准再吻我聽見了沒有?」



  語畢,丟下發楞著、還來不及提出任何反對意見的山本,獄寺露出今晚第一個真心的笑容,轉身走回房間,留下滿桌杯盤狼藉讓身後(在他看來囂張很久)的傢伙獨自收拾。












-_-_-_-_-_-_-_-_-_-_-



可惡我到底在搞什麼?
又短又不甜又不虐、這到底是啥毀?……

舌頭被燙傷是親身經驗,
就算擺在那邊不動(?)還是超痛的啊!!!



最後、不論是舌頭還是颱風天還是H1N1都請大家務必小心保重。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