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2

「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配對|《鬼怪》 將軍金信 / 皇子王黎
 註明|這是一個沒有朴中元的平行時空;王黎的大哥仍是王,金信也沒有成為鬼怪。
 其他|寫手挑戰:以「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寫一篇虐文



  第一道晨光爬上宮牆,劃破黎明前的曖昧渾沌。青磚黛瓦下守了一整夜的侍衛也不免要打盹,演武場上的少年卻已出了一身細汗。王黎從東方未晞之時便開始例行的晨練,此刻正拉弓搭箭,準備開始展開新的一輪自主練習。頭兩箭由於筋骨尚未完全伸展開來,準頭略遜了些;第三支開始便穩穩直指靶心而去。一口氣射出十餘箭之後他放下弓稍作休息,只聽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輕笑,驚得他猛然轉身的同時另一手就要按向腰間的短劍。

  「數月不見,殿下引弓射矢的本領越發好了。」一身戎裝、風霜難掩的男人帶著笑意注迎上他的視線。「唔,對周遭的警醒倒是差了點,好在反應速度堪稱尚可。」

  「將軍!」

  不知是伴隨著男人從沙場歸來的狠戾仍未褪去、抑或男人身後的晨曦給他鍍上一層金邊的緣故,王黎覺得自己似乎比平時還要花上更大的勁逼使自己別要移開目光。他按捺住跑向金信的衝動,緩步朝對方走去。他不想男人再拿自己當孩子看待了,可是抱怨的口吻中仍是掩不了的撒嬌意味,「何止數月,將軍這次一去分明就是大半年。」

  金信抬起手,如預期般落在他肩頭,拍了兩下,「這不,面聖之前特意前來考察殿下進益如何。」然而下一秒手勢隨著話鋒一轉來到他的身側,不由分說地推著他轉了半圈面向標靶,「體能方面只要勤加鍛煉自然無礙,不過持弓架式還需稍加調整——」

  混雜著汗水、塵土與血腥的氣味在男人雙臂從身後環上的瞬間鋪天蓋地一鼓作氣湧上。「殿下手臂再張一些,現下太過緊繃了⋯⋯」男人的手指一一滑過他的肩脊和腰際,口中不忘出聲引導,「引弦至定位後手指自然鬆開⋯⋯對,就如同這樣一般——」

  正中紅心。

  臉頰彷彿仍殘留著矢羽刷過的熱辣感;放開的弓弦在耳邊嗡嗡作響,顫動不休。

  他吁了口氣,回頭沖男人笑道:「光顧著聽將軍指點,都忘了先恭賀將軍,這次又所向披靡、凱旋而歸。只是將軍連年捷報,倒不知這次皇兄要如何在『上將軍』之上再晉品級。」

  「哪有什麼晉不晉的,陛下明白臣唯一放不下的就只有家中的醜丫頭罷了。」提到自己的妹妹,金信眉眼間盡是藏不住的溫柔,「先告訴您應該無妨,陛下已定下國婚,代臣將妹妹許配予殿下您,估計不出三日便會詔告天下。」


  戰場上橫掃千軍攻無不克的武神,除卻甲冑後也不過是個心思單純不過的普通男人,既為人臣,亦是長兄如父。王黎尚且處於驚愕中難以自已;金信鄭而重之跪下單膝,仰望有朝一日興許將成為自己的王的年輕面孔。

  ——高麗的河清海晏、時和歲豐,交由臣來守衛;還望殿下許諾予臣一個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