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1

我們可以挽救很多關係,如果我們瞭解這樣一個簡單的事實

 配對|無,《多田便利屋》全員向
 註明|《小春日和》系列


  再次見面時,小春早已沒有先前初來乍到時的拘謹。看著她熟門熟路自己打開廁所的門並且墊起腳尖按到電燈開關時,多田知道自己這樣很老派,但還是不禁發出混合著傷感與欣慰的嘆息。
  去年小春好像是三歲還是四歲?所以今年差不多是五歲了。多田沒有什麼概念小孩到了哪個階段的個子應該要多大,只是聽說女孩子通常都長得比較快,再加上給予她基因的父母雙方個子都不矮,接下來應該很快就要抽高起來了。


  今天茶几對面沙發坐著的並不是凪子,而是她的同性愛人,小春的「媽咪」。在多田的想像裡一直以為對方會是個中性打扮、頂著比自己還要俐落的短髮、沉聲說話的女人,直到去年對方來接小春時驚鴻一瞥,才發現是個外貌與氣質完全不輸給凪子的美女。
  尷尬的是多田其實並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女人連忙自我介紹姓西島。

  「不好意思,因為小春的關係,一直覺得已經和多田先生很熟稔了呢。」今天她把及肩長髮紮起來,露出修長的頸項。小春也和她一樣綁成馬尾,上完廁所以後蹦蹦跳跳跑回沙發,成束的髮絲在小小的腦袋後頭晃啊晃。「是這樣的,本來跟凪子說好在她出差這段期間我會盡量排開工作,可是老家那邊的長輩突然需要人手照顧⋯⋯」


  凪子曾說她的伴侶幾乎與老家斷絕關係,但是曾經血濃於水的牽絆一定仍然存在許多不足為外人道的千絲萬縷關係罷。多田看著小春自得其樂和名為小熊的兔子玩偶互動,抬手制止她繼續難以啟齒的說明。

  「我明白你的情況,我們都很願意幫忙,別這麼說。」

  多田並沒有客套。他很喜歡小春,也真心希望她經常來玩。而行天稍早一聽到小春要上門立刻逃之夭夭、現在過了午飯時間也不見人影,讓多田說出「我們」二字的瞬間有點心虛,但起碼他的態度已經不像當初那麼激烈抗拒,多田樂觀地相信他內心深處仍然是保留著對小春的親愛之情的。


  身為凪子的伴侶,西島的言行舉止間卻沒有凪子或行天那般奇妙的節奏感;小春在她面前也比較輕鬆隨意,兩人的互動情形介於母女的關愛與姊妹的親暱之間,看上去又是另外一種相對於他與行天這樣難以定義的關係。或者說,凪子、西島和小春之間,本來就難以定義為一般家庭的組成模式,但是經歷過一次失敗婚姻的多田認為這樣反而也不錯,因為唯一無庸置疑的是兩人對小春的疼愛與照顧,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一對父母。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