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6

唇印

感謝梓葉點文
應該是琰殊

--


他只不過比平時晚了近半個時辰回來,母妃午前剛送到的食盒已經被總是把郡王府當作自己家的少帥掃光了大半,瞧那風捲殘雲的架勢,不用特別看也知道食盒裡恐怕僅剩下榛子酥了。

林殊見皇子不發一語直盯著自己,饒是一時在金陵城中呼風喚雨的少年也難得感到頭皮發麻;但唇舌上的氣勢仍是絲毫不能示弱:
「怎麼?難道嫌給你留太少,還心疼了不成?」

景琰搖了搖頭,咳了兩聲掩飾臉上越來越繃不住的笑意。



在出門前便聽聞跑腿送件的下人提到,這次母妃嘗試了新的甜品花樣,將新採的莓果入餡,說是甘溫能補,對身體極好。
母妃製作的料理一向都是美味與功效兼具;他不懂那些藥理上的學問,便拉著小殊一起吃遍總沒錯。

只是沒料到那鮮紅色的果子即便搗碎製成了內餡,其色澤仍是不減半分;隨著取食及咀嚼的動作,林殊吃得嘴邊全染上了紅色的汁液也不自知。
一向靈黠的少年此刻投來帶著追問意味的目光,蕭景琰仍是抿著嘴不說話,視線卻膠著在那張艷麗又無辜的臉上無法移開。

瞪著面前這雙含笑的眸子益發深沉,林殊料想自己臉上必然有古怪,抓過桌上茶壺倒了一杯白水,藉著水面端詳自己的倒影。
不瞧還好,一望之下氣極反笑——
「你這頭牛……」

猝不及防的皇子給少帥一把揪住領子,鼻尖隨著對方猛然湊近的動作撞上顴骨,還來不及呼痛就先嗅到又酸又甜的果香。
他對酸或甜向來沒有特別偏好,可是這莓果的氣味未免太過誘人。
「小殊別鬧……」

不顧他的掙扎,林殊一面哼氣,一面將漿果的汁液一股腦全蹭到他頰上。
回過神來景琰也不甘示弱,用虛長三歲的氣力反過了來壓制著對方,逼他放輕力道。

林殊順著緊揪領口衣衫的動作將自己貼了上去,原本亂蹭的嘴改為舔吻,一一收拾自己製造的殘局。
心領神會的水牛舉一反三,在嚐盡漿果酸甜滋味以後直接咬上了最馥郁的脣齒。



——新製的點心極好,明日請母妃再多做一些罷。








--

↓↓範例↓↓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