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3

路途上所有的風景不一定都存在什麼意義

0423原東寺高中文化祭|三澤集點無料

路途上所有的風景不一定都存在什麼意義

他伸手摸了摸對方的平頭,感受著剛冒出頭皮的髮絲刺在掌心的麻癢觸感。上一次碰面是一個半月前的事,其實並不是挺久,他寫個曲子再練幾天歌也就過了,但等到人貨真價實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這些日子以來想念的情緒才具體成形朝自己猛撲,與這一年十個月聚少離多的份連本帶利討了回來。
「退伍快樂啊。」
顧培三失笑看著他對自己髮型愛不釋手的模樣,「你……沒有兵變吧?」
你才全家都兵變。何意澤放開手,耐著翻白眼的衝動朝後退了一步,讓出玄關的空間。「行李自己拎進來。」

阿澤自己就沒有當兵,體檢的時候就毫無懸念因為體重過輕被刷下來。而到現在他還是不明白顧培三為什麼就這樣十足認命接了兵單跑去當兵;按都家的手腕,若說沒有能力讓三三躲過兵役問題他是完全不信的。
聽說老吾也沒有當兵,至於免疫的原因當事人打死不肯鬆口,阿澤理所當然往O型腿之類丟臉的方向猜。阿廣倒是乖乖入伍了,聽說剪頭髮的時候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抱著小安哭訴別拋棄他,簡直窩囊到不行,也虧得只有那個新社員能夠忍受這樣的男朋友,果然是什麼鍋配什麼蓋。聽說師葉月準備研究所考試時被鄰居問及為何畢業了仍賦閒在家,於是一本正經唬爛對方自己在家裡等區公所的兵單寄來而鄰居深信不疑……
聽說。即使他早就轉學多時、甚至不是從原東寺高中畢業,他也從顧培三口中聽說了許許多多關於過去曾經以某種形式參與他生命的過客的點點滴滴,無視他本人的意願強行進駐腦海中。

他倚在牆邊仔細端詳著就地坐在門口整理行李的背影。顧培三除了黑了一些又瘦了一些之外,外表幾乎沒有什麼變化,髮型的部分在淺移默化之下亦已不復初見招牌All Back削成三分平頭那一刻的震驚。可是,出於毫無道理的直覺,他敢說這個人骨子裡一定有什麼地方在這將近兩年的時光裡以極緩的速度發生了變化,如同板塊移動般乍看微不足道但碰撞的瞬間便會天翻地覆。
若有那個天翻地覆的瞬間,應當就是此時了──阿澤在迎合三三突如其來的吻時分神想著。不僅僅是指顧培三抬頭迎上他視線後立刻不由分說將人拉下來四唇交纏這種物理方面的碰撞,而是更抽象的、關乎思考和價值觀上面的震動。
都說當完兵才有資格稱作男人,對此何意澤深感不以為然,卻也無法否認眼前的顧培三在槍口磨了一圈之後出落得更加俐落沉穩。他福至心靈想起好久以前某次爭吵的內容──鑑於他們吵架的次數其實有限,他應該更早憶起那句遠比字面意義還更過分的話──我不是你家的小少爺;不要在我面前還擺出那副超完美執事的架式來。
脫口而出的話語儘管無心卻總是傷人。遲至現在他才明白,在他面前,顧培三又何嘗不急著想擺脫主僕的影子,可是畢竟一直以來他只懂得這一種互動的模式啊。
無論如今褪變為何種模樣,他都已經準備好要擁抱這個全新的他。



--
大家好這裡是七色花,我也不知道為何一個極短篇的無料還會有這個類似後記的東西(艸)這一篇想試著很膚淺地聊一點點轉大人的過程,與其說是三澤,大概更一如既往偷渡了我對這些角色和我自己的期許在裡面,希望彼此都可以成為更好的人 :)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