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3

最好的告別方式是什麼?

0613 ASK系統問題

偽裝者|誠臺無差



--


那大概是明臺記憶中最後一次玩捉迷藏。
他在花圃後方蹲到腳都麻了,正無聊到要撓牆的時候,外頭路過的小販推車上五花八門琳琅滿目,他瞧著新奇有趣便忍不住翻過牆,買了零食後邊走邊吃越逛越遠,玩到天都黑了才回家。
他完全忘了這日做鬼的阿誠哥還在找他。

等到華燈初上,天邊歛去最後一抹餘暉,心滿意足的小少爺回到家,才發現整個明家大宅已經炸成一鍋粥。一向最沉著的大哥難掩焦躁的口氣,對電話另一頭高聲吩咐著些什麼;大姊捏著手帕啜泣,手指抖得幾乎要握不住茶杯。阿誠哥低著頭但背脊挺得筆直,一動不動跪在起居室正中央。
大哥最先看到他,連話筒都來不及掛好便大步踏過來,一手把他拎進去,一面喊阿誠哥去拿藤條。大姊搶在大哥動手前先往他手臂上摑了兩掌;明臺知道大姊其實只是作作樣子給大哥看的,要讓大哥消氣,只是落在身上還是挺疼的,所以放聲哀號也不算是故意裝可憐。
但最後護在他身前的是阿誠哥,「都是我的錯,沒有好好顧著明臺,大哥大姊要打就打我吧。」

到底是大姊心軟,如此便下不了手,狠狠叨唸了兩句也就罷了。然而大哥絲毫沒有動搖,從書房拿出藤條後讓他倆一塊跪在廳前。
「行,阿誠要領這個罪,我就只打你一人。」大哥挽起袖子,藤條毫不含糊就往阿誠哥身上招呼過去。阿誠哥不躲也不呼痛,但憋紅的額角都是汗。
明臺忍不住想別過臉,被大哥用藤條頂著頰邊硬是轉了回來。「你在旁邊好好看著,一下也不准漏。」

雖然大哥的藤條一下也沒有落在他身上,但小少爺學到了比疼痛更實在的教訓。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