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20

您知道什麼重大的八卦新聞嗎?

0520 ASK系統問題

伍貳零的東凱



--

王凱好不容易結束一個外地的拍攝,回到北京大概也半夜了,靳東正估摸著傍晚打個電話問問宵夜想吃什麼,反而午後便先接到對方的來電。

「哥,趁著您的片還沒下檔,咱們去看個電影吧。」

「哪裡就是我的片,」靳東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就客串幾個鏡頭而已。」

「我看過了,晚上11點20分的場次,這時候不會塞車我剛好能趕上,」王凱不理會他的反駁,自顧自安排道:「就當作給您的片子貢獻點票房唄。」

聽著話筒另一端難掩興奮的嗓音,靳東決定不告訴他最後一週的電影票房其實差不多全進了戲院經營者的口袋,片商或製作團隊基本上都摸不著邊了,當然更輪不到他這個打醬油的角色分到什麼好處;但還是忍不住想打趣他:
「用我拍片賺的錢去捧這支片子的場,那算啥回事?」

「這您就不懂了,哥,怎麼能那樣算呢,」王凱聲音聽起來特別嚴肅,「咱也很久沒約會了吧,這不就有意義了麼!」


因為是即將下檔的片子,臨時起意之下也還是輕易便買到了票。他們刻意在外頭多磨蹭一根菸的時間,等電影都開演十多分鐘了才躡手躡腳摸黑鑽進去。
王凱揀了雙靠近門邊的座位,視線不是頂好但保證進出方便,也和大部分偏好靠正中坐的觀眾距離遠一些。落座之後王凱坐姿規規矩矩目不斜視,竟是認認真真看起電影來了。靳東不禁有些鬱悶,要約會也是王凱自己說的,怎麼一坐下來就直盯著電影不放呢,難道螢幕上的影像還比不上坐在旁邊的本人?

方才躲在戲院後門抽菸的時候畢竟是半開放的公共場合,他們沒敢太過親暱,只能草草交談幾句,交換這幾日的近況。其實現在網路和通訊軟件那麼發達,就算分隔兩地,即時掌握彼此大小事並沒有什麼困難;然而一旦熟悉的體溫就在觸手可及的距離,想要更加親近幾分難道不是人之常情麼……

內心頗有幾分微詞不過老幹部表面上不動聲色,只是瞧慣了他各種細微心緒的王凱又怎會毫無知覺?他悄悄環顧四周,確認完全沒有人注意到他倆後,默默拉過靳東的手,在外套遮掩之下與之交握。這個帶著討好意味的小動作顯然讓靳東十分受用,翻掌和他十指互扣,眉眼間也舒坦許多。

電影本身劇情四平八穩中規中矩,角色互動倒是頗有火花,也許年底有機會爭取幾項個別獎項。靳東飾演主角同學的哥哥,基本上就真的只是友情客串而已,一共十來句臺詞,三場戲合計恐怕不超過五分鐘,發揮空間有限自然並不算特別亮眼。久違地在大螢幕上見到自己身影,靳東毋寧還是有些……彆扭,但同時也鬆了口氣。說實話他其實有些緊張王凱看了會失望,不過如今看來至少當時已是本本分分地詮釋了這樣分量的角色應有的狀態,並未辜負一直以來鞭策著自己的處事原則與態度。

待這個打醬油的角色正式下線,靳東向身旁湊近:「滿意了?」
回應他的是一片悄然無聲,靳東眼角餘光一瞥,只看到親愛的師弟正斜倚著椅背點頭打瞌睡,顯然是這陣子馬不停蹄拍戲外加今日舟車勞頓實在累得狠了。
就著螢幕微弱的光,他用視線掃過那張安歇在自己身側的臉。劇組伙食大概不錯,臉頰瞧著反而滋潤了不少,但還是瘦,他用指腹細細摩挲攏在掌心裡的手腕,還是細得磕人。他把那人揣得更緊,伸出另一支手橫過身子替他把外套掖好。

再捨不得,他還是得趕在電影結束前五分鐘把王凱搖醒。王凱眨著惺忪睡眼,「輪到哥你出場了嗎?」
「都已經快演完啦,咱們得趕緊離開這兒了。」他貼著那人鬢邊,將氣音送進發燙的耳殼,「好像有人說要約會結果睡了整晚啊。」
王凱壓低嗓子也難掩懊惱:「您也不早點叫我!」
「不過就是個客串,值得那麼生氣?」靳東拉著他往外走,「回頭讓人送塊碟子來陪你再看一次還不成?」
王凱仍想分辯兩句,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手還拽在東哥掌中,出了電影院也沒放開,頓時五臟六腑都給熨得服服貼貼。
「成,當然成。」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