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9

【獄寺生日系列活動】06_討厭

【獄寺生日系列活動】

山獄 48 手編號15:討厭/嫌い




  -_-_-_-_-_-_-_-_-_-_-





  原因太多了他一時也想不清,總而言之今天到學校來讓獄寺覺得很麻煩。

  對、他用了「麻煩」這個詞彙來形容自己生日這一天。





  一大早便有幾位女同學扭扭捏捏往自己面前站、送上幾張精美的卡片,鞋櫃和教室的抽屜裡也塞著從飾品到巧克力不等的小禮物。

  不再是過去毫無耐心的衝動脾氣了,獄寺並未斷然拒絕了旁人的心意;然而如此亦非代表他能夠坦然接受,這種事情再碰上幾次他也同樣不習慣。

  其實他大可直接蹺課回家,順勢躲過接下來一整天──如果還有的話──令人不知所措的祝福;但是因為十代目表示希望放學之後能夠為自己慶生、並且十代目的母親已經準備好要舉辦派對,這番感動的情緒足以讓獄寺忍受無聊的課程直到最後一節。




  「生日」對別人而言或許代表著特別的意義,在獄寺眼中卻是盡可能想無視、甚至將之遺忘的一天。


  ──給予自己生命的女人,在同樣的日子裡失去生命,這種回憶就算在時間流逝稍微刷淡最初的痛苦之後,難受的本質依然不會改變。




  獄寺隼人沒有那麼脆弱、沈浸在既定過往的傷痛無法自拔;他可以在為自己舉辦的生日晚會中和大家嬉鬧,笑著接過各式各樣的禮物和祝福,許願吹蠟燭後切蛋糕(並且想盡辦法阻止某隻蠢牛偷吃),活動結束時向十代目鞠躬道謝。


  這樣就夠了,讓歡樂的氣氛和情緒漲滿胸口,延續到入睡前為止;如此一來自己將沒有多餘的心神胡思亂想,不需要讓記憶裡僕人的耳語、一曲再熟悉不過的旋律和母親那雙或許比自己更加碧綠的眼眸出現在夢境之中。



  熱鬧過後強烈對比的空虛伴隨著疲倦席捲而來,獄寺鎖上自家大門之後連燈也不開便直接倒臥在客廳的沙發上。朦朧睡去不曉得多少時間,手機的鈴聲將他喚醒,摸索著口袋將手機掏出,在確認來電顯示之前他便已按下通話鍵。



  「你最好有個完美的理由把我吵醒。」


  聽筒另一端傳來低沈的笑聲,「我在樓下,你趕快出來……」


  聽見熟悉的聲音讓獄寺清醒不少,沒有起身打算的他換個讓自己舒服一點的姿勢蜷在沙發上。「山本武現在幾點了你知道嗎?」


  「嘛、獄寺的生日還剩下一小時二十分鐘。」儘管聽不十分清楚,山本的聲音聽起來不像在開玩笑,「總之獄寺趕快下來就是了。」





  夜風沾染了入秋以來的霜氣,獄寺猶豫片刻,還是抓了件外套。出了大門獄寺便看見山本在馬路另一側,斜倚著腳踏車對自己招手。



  「瘋了的人不是你就是我……」沒有過問目的地,跨上腳踏車的後座時獄寺喃喃自語道。












  -_-_-_-_-_-_-_-_-_-_-



今天看到某專欄的宣言,
一定要跟著一起吶喊一下:


我的世界是以獄寺為中心旋轉的!!!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