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0

您的靈光是什麼樣子?

0310 ASK系統問題

偽裝者|樓誠



--

他們離開巴黎的時候非常匆促,只來得及抓了幾件換洗衣服和一點隨身物品,連鑰匙都沒能當面交還給房東,電話中給老太太交代一聲後便藏在走廊盡頭的水管後面。

關門前阿誠深深看了房裡最後一眼——當然不是捨不得走,他沒有這麼多愁善感;只不過這個小小的空間承載了他們之間最燦爛的那些時光,那些遠離煙硝塵土火光血腥、只有菸酒、書本和彼此的美好時光,那麼明媚那麼珍貴,值得他最後再看上這麼一眼。此去經年,怕是再沒有這般純粹的日子了。

明樓知道他這些心思,所以就算時間急迫卻也不催他,僅是靜靜注視著他闔上門、掐著生鏽鑰匙落鎖的動作。阿誠一迴身就迎上他的視線,眼神中被撞破心情的慌亂一閃而逝,隨即歛下眼簾低聲喊了句大哥。

「……走吧。」
明樓先行下樓。明誠把鑰匙收好後抓起兩人的皮箱,提氣快步跟上。

巴黎的街道一如既往堵車,法國人早就習以為常,一面抱怨一面忍受著這樣走走停停的步調。印象中的上海恐怕還沒那麼多運輸工具,但也總是到哪兒都是人。
他們恰好趕在登機門關上前一刻抵達,坐定時還氣息未穩。直到飛機引擎轟然震動,慣性將人往地面甩而椅背溫柔堅定地托著身子持續向上,嚥下唾沫忍耐著耳鳴的同時窗外景色也不斷遠離,他們才終於有了要「回家」的實感。

是啊,他們終究是要回家的。
回到真正的故鄉,回到親友族人的身旁,去守護在戰火中依然璀璨的那片家園。


--

他知道阿誠其實已經醒了,眼睫隨著刻意放緩的呼吸顫動如初生蝴蝶撲動翅膀一樣幽微,正裝睡呢;於是他也就放任自己的視線放肆描繪他臉上的光影起伏。

終於阿誠承受不住他的目光,眨了兩下張開眼睛,「飛多久啦……大哥不休息一下?」

「沒事。」
他闔上膝頭的書,進度還停留在剛起飛時攤開的第一章,根本沒看進多少。「這邊不比家裡,還是稍微警醒些好,我睡會兒,輪你守著。」

阿誠接過他手中的書,「……《神曲》?這不適合打發時間讀吧?」
他認得這一本,是他剛到法國的第一年,大哥帶著他到舊書攤買的。

「剛才走的匆忙,只來得及收拾擺在床頭那幾本。」明樓閉著眼,放輕了的口氣與其是說給阿誠聽,更像是在喃喃自語,「……回頭如果有機會,再給它補齊罷。」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