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9

您是否相信世界可以實現和平?

0329 ASK系統問題

偽裝者|曼春中心





--

她當然不相信天國的存在,應該說,她信奉堅實的邏輯和理性,鄙視一切怪力亂神。
反正,即便真的有所謂死後的世界,像她這樣的人——說體面一點是決絕明快,至於其他比殘酷冷血、女魔頭等等更難聽的評語從來也沒少入她耳——若是要躋身天堂之列那根本痴心妄想。

所謂物以類聚,她似乎也難以埋怨自己身邊總是沒一個真心的人。
處處與她針鋒相對的同僚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一干下屬僅是懼於她的淫威之下不敢造次,恐怕沒有任何誠心服從的成分存在;日本人拿她是把聽話好用的武器,一朝當脆弱如紙的信任被摧毀殆盡之後便欲除之而後快。
就連師哥,她的好師哥,也就當她是一步棋子而已,任她曾經再怎麼用起碼的往日情分來安慰自己,在對方與自己槍口相向的時刻也總該清醒了。
一支自動手槍有12發子彈,可是那一瞬間她總覺得自己被千刀萬剮似的。

在人生跑馬燈走過眼前的時候,她瞥見的不是早逝的雙親,不是是教養她成人的叔父,甚至也不是她此生恨之入骨卻也仍然摯愛的男人;她看到了她的師父、她的長官、她努力挺直背脊想追上的光與背影——她看見了南田課長。

其實當初她並沒有真的進太平間確認;憑著驗屍官的口述和一紙檢驗報告,她一遍又一遍在腦海中描繪南田在明樓座駕被打成蜂窩的模樣,不敢親眼去證實。
汪芙蕖叔父被刺殺的時候她滿懷悲憤,但南田的死只讓她無限淒涼。

——在那個當下,她仿佛已經預見了自己的結局。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