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8

【獄寺生日系列活動】05_繃帶

【獄寺生日系列活動】

山獄 48 手編號36:繃帶




  -_-_-_-_-_-_-_-_-_-_-





  這些日子以來獄寺的身上明顯多了不少傷口,阿綱問起也只換來他格外嚴肅的神情表示沒什麼大不了、非常抱歉竟然讓十代目擔心云云。



  「嘛、獄寺想講的時候就會說了。」山本倒是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不過一貫帶著笑意的眉眼難得出現一絲憂慮。



  先不說那不肯在自己身上多花點心思的個性讓人總是擔心,有增無減的傷口要他視若無睹山本真的做不到。

  但是他依然沒有多說什麼,甚至連暗示自己的好奇都沒有;他所能做的只有在真的看不下去時拖著嘴硬逞強的人到保健室──就算校醫擺出拒絕的原則也無所謂,反正依據以往受傷的經驗、自己動手也不是太大的問題。





  「喂、你都不想知道為什麼嗎?」


  抬起眼來,山本對上獄寺欲言又止的表情,後者隨即移開視線;低頭繼續手中上藥的動作,山本過了好一會才開口:「如果獄寺願意告訴我的話。」



  空氣中有著碘酒特有的氣味,覆蓋在傷口上的繃帶也很快地被染上褐色。包紮妥當以後獄寺抽回自己的手,輕輕點頭示意算是道謝。

  他能感受到山本注視著自己的目光,也明白對方正等待著自己給一個解釋,饒是如此獄寺還是無法輕易說出口。氣惱自己無可救藥的不坦率、也有些埋怨山本刻意用另一種方式逼迫自己主動的行為,遲疑了半晌他終究還是在山本無奈嘆氣、起身準備離開時扯住他的衣袖。


  「放學以後,去個地方好嗎?……」















  連日大雨流下的泥濘仍潮濕,跟隨在獄寺身後的山本小心翼翼跨過倒塌的鐵架。

  從莫約數十分鐘前獄寺領著他拐進一條狹窄的巷子開始,前方便不時碰到類似的雜物,像是工地的廢棄磚石、亂扔的不可燃垃圾、扎人的破碎玻璃。



  待獄寺在一處稍微寬敞的空地停下腳步,山本聽見一陣細微的聲響,十分微弱卻確實存在。

  順著獄寺的手勢看過去,前方堆疊的紙箱內有灰色的物體在蠕動,凝神細視後山本辨認出那是一隻頗為虛弱的貓咪。




  「嘛、獄寺身上的傷和牠有關嗎?」


  儘管知道以貓咪目前的不甚樂觀狀況大概也動彈不得,獄寺仍壓低音量免得驚動到牠:「應該快生了吧,母貓的防衛心都很強……」



  除了試圖接近時被被貓咪抓傷、以及來這邊的路上不慎滑倒被割傷是這些日子來獄寺身上冒出傷口的原因之外,最主要還是今天早上教訓了一群抱持著玩樂心情、正準備對貓咪出手的無聊高中生,手臂上稍早山本為他包紮、傷勢頗為嚴重的一道傷口也拜他們所賜。


  「幫我想辦法把牠帶去醫院,我怕再淋雨會撐不過今天晚上。」





  脫下外套裹住無力反抗的貓咪之後,兩人循著原路回到市區,找了一家動物醫院安置妥當後才鬆了一口氣。



  站在醫院門口抽菸,獄寺想著事情出神了。山本看著他寺手臂上白得刺眼的繃帶,忽然有股衝動希望那道傷痕可以移轉到自己身上。

  無論如何他絕對不想再見到獄寺出現任何不愛惜自己的舉止,就算出發點是基於善意也一樣。



  「獄寺要收養那隻貓嗎?」

  「笨蛋。」


  將踩熄的煙蒂扔入路邊垃圾桶,獄寺轉身就走。眼下貓咪沒有生命危險,繼續待下去也沒什麼意義。山本快步跟上,拉住他沒有受傷的另一隻手。

  難得沒有掙脫山本過於溫暖的手,獄寺任由他帶著自己前進。「黑手黨怎麼可能養寵物?」


  「那瓜呢?」

  「瓜是匣兵器,不是寵物!」












  -_-_-_-_-_-_-_-_-_-_-


我一定要說,
Luse 真的很過分;
不但拼命吐槽懷疑系列活動完成的可能性(好吧連我自己都懷疑)
還帶著人家看 蛇足& clear 的 いろは唄【歌ってみた】你們說過不過分(掩面)

總之再過一個小時就是獄寺的生日了讓我們拭目以待(菸)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