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7

您是寧願忍受持續的疼痛還是持續的瘙癢?

0307 ASK系統問題

偽裝者|樓誠



--


明樓一面往裡頭探入,一面留神身下的反應,沒有意識到自己不知不覺間已屏住了氣。

「痛的話就說出來。」
他深入幾分,沒聽到明誠回覆,又追問了一遍,「知道嗎?」

阿誠想搖搖頭,然而才稍有動靜便立刻被明樓使勁按住,要他別亂動,連忙張嘴答道:「不疼。」

是真的不疼,就是脹,陌生的酥麻也讓他很不自在,一直想往後縮,但又牢記著明樓不准他動,一張臉不禁憋得通紅。

明樓瞧他小心翼翼蜷在自己腿上的姿勢那麼可憐,不由得打趣兩句:
「活該你這麼能忍,若不是大姊發現得早,趕緊請蘇醫生來看,都還不知道你要頭暈到什麼時候。」
他把掏耳棒轉了兩圈,確認沒有遺漏任何角落,拍著阿誠的肩要他轉向另外一邊,嘴裡調侃著但手上的動作仍是放輕了。「現在還只是頭暈而已,萬一嚴重了、以後都聽不見怎麼辦?你要大姊如何是好?」

小孩兒一聽開始瑟瑟發抖,道歉的話語也吶吶含在口中。
不是他不願說,他就是接連好幾天走路有些不穩,如此而已。大姊大哥待他夠好了,他實在不想再拿這些事情讓他們煩心。可是大姊看到他東磕西碰的模樣著急到連晚飯也沒吃,反覆和蘇醫生確認只是因為太久沒掏耳朵造成的耳鳴罷了,才稍微鬆口氣,繃著帶有淚花的臉轉過身,把同樣緊張的一大一小兄弟倆罵了一頓。

若要叨唸阿誠,其實明鏡明樓自己倒先心虛--也是他們仍然不夠細心,只要阿誠肯討,明家有自信還沒有什麼拿不出的東西;可是別說是阿誠不敢,有更多細微情況是連這十歲娃兒自己都沒能察覺的。
以往的日子桂姨虐得兇狠,瘀青和大小皮肉傷恢復得很快,但腸胃不好、冷底、焦慮敏感等外表看不出的後遺症卻需要時間及耐心替他照看。
明樓再成熟懂事,十九歲的年紀畢竟還算不上是大人,由他帶著另一個孩子難免有疏忽。對此明鏡愧疚得很,明樓道歉安撫加上保證往後必定加倍上心,又何嘗不是自責不已。這般情景望在阿誠眼底,除了惶惑之外卻也明白了這兩人是真心誠意關心著自己,那些自以為體貼的隱瞞造就的牽掛反而更加折磨。
——可是自己消受得起這份溫柔嗎?

儘管明樓全副專注力都放在手上的動作,但腿上的阿誠就連呼吸都顯得怯生生,小小心思的一番糾結他又怎會沒有察覺。仔細檢查過兩隻耳朵都清理得乾乾淨淨後,他扔下掏耳棒,手指往明誠腰上就是一捏,小孩兒反射動作彈了起來,

「以後有事還敢不敢瞞著大哥?」
「不……不敢了……」
「什麼不敢?」
「有事……不敢……呵……瞞著大哥……呵呵哈哈哈哈……」

阿誠徒勞無功地閃躲把明樓的襯衫下襬和西裝褲都抓皺了,他也絲毫不以為杵;看這小孩兒扭動的同時混雜著咯咯笑聲和喘氣,那模樣比起無時無刻不瞪著一雙大眼的緊繃姿態,要可愛得多了。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