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5

【八安|八莉】Period



──小八比大部分的男生都還要帥ねぇ。

可是他懂哦,小八是女生這件事,他比任何人都還要明白。


--


小八從小就個子比他高、跑得比他快、力氣比他大,而且比他受女孩子歡迎;就連他最有自信的的念書和考試,小八的成績也總是只落後他一兩個名次之間的差距而已。
有這麼優秀的青梅竹馬他當然驕傲,但是偶爾,只是偶爾而已,他的內心還是隱約有些不服輸。

國一運動會的時候他倆都報名了百米賽跑,他發誓這次一定要想辦法擊敗她,可是躲著對方偷偷練習的作戰計畫持續不到一個星期就被發現了。

「你的手臂擺動幅度太大了啦。」
小八站在跑道旁邊,比劃著雙手示範給他看正確的姿勢。

於是他們開始互相幫對方計時,糾正動作,倒水遞毛巾,還有更多更多的並肩一起衝刺。
從那一天起他覺得自己的腳步比平時輕盈許多,就算跑了好多好多趟也不覺得累。

「妳都不怕告訴我訣竅以後,萬一我贏過妳咧?」
某天練習結束之後他幫小八壓著背拉筋伸展收操;有些話不用直視對方雙眼好像就變得比較容易開口。

「不會啊。」小八的聲音還帶著一點點喘,卻答得毫無猶豫。
「──我只是怕你輸得太難看而已啦。」



運動會當天早上小八難得比他還要早起床,甚至沖了個澡。
她的臉毫無血色,然而面對他的擔憂只是做了個鬼臉,把右手前臂橫舉在胸前,「加油喔。」

檢錄的時候體育老師喊了好幾次師葉月的名字卻沒有人應聲,他在司令台旁轉了兩圈也遍尋不著人影。
衝回休息區時才發現班上亂成一片,他隨手抓住擦身而過的同學肩膀。
「剛才小八暈倒了,被送到保健室。」

保健室難得也鬧哄哄擠滿了人,保健室老師忙進忙出處理著各種摔斷的、扭傷的和中暑的同學。
因為病床不夠,小八跟另外一位綁著三角繃帶的女孩分坐在病床的兩頭;裹著外套閉眼休息的小八看起來好虛弱,他差點沒尖叫出聲。
聽到動靜小八睜開眼,一見到他便皺著眉頭,有氣無力地喝斥:「你在這裡幹嘛,不是馬上就要比賽了嗎。」

順著他的目光來到自己身上,她有些不自在地挪動身體,想用外套遮住運動服上的血跡斑斑。
「反正就是這樣啦,我今天大概沒辦法跑了,你不要漏氣啊。」

那天傍晚他把第一名的獎牌掛在小八脖子上的時候小八哭了──就連痛到嘴唇發白的時候她都沒有哭啊──資優生的腦袋突然遲滯地明白了原來輸贏一直都不是重點,她只是期待著可以跟他一起衝過終點線罷了。



--



上個月因為熱音大賽忙著練團,他忘了小八的日子,這個月特地買了六瓶裝的天地合補想賠罪。
結果在保健室碰到看門的甯常夏,「小八已經睡了,現在先不要吵她。」

「那麼可以幫我把這一袋轉交給她嗎?」

甯常夏瞄了一眼袋子裡的東西,聲音突然拔高,「不可以!」
識到自己的失態,她壓低了聲音,但仍然是氣鼓鼓的口吻:「生理期不可以喝四物你不知道嗎?」

「我⋯⋯」這種事他怎麼會知道啦,「可是⋯⋯可是⋯⋯小八以前都會收下啊!」

「那是因為她不曉得要怎麼說!這種事情解釋起來很尷尬,拒絕的話又怕你難過!」甯常夏按耐著性子仔細分析給他聽,「你是不是都忘了小八也是女孩子?」

不,他才沒有忘,他明明比任何人──比那些成天圍繞在小八身旁的女孩子們──都還要清楚小八是女孩子不是嗎?
但是那一刻他突然啞口無言,因為甯常夏跟那些女孩子都不一樣。


「對不起,」他深深一鞠躬,「那這袋請妳先幫她喝掉好了。」

──以後小八就請妳多多照顧了。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