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9

【八莉】TeenAge Dream


CWT40新刊,完售不加印,部分內文釋出。










她想問她究竟要帶著她去哪裡,然而耳邊的風聲大到即使聲嘶力竭也聽不清楚彼此的對話。
她的手腕被牢牢抓著,對方用力過渡的指節都泛白了也不鬆開;被握住的地方很痛很痛,可是那副像是想要逃到世界盡頭的背影看起來好可憐,所以喊停的話到最後還是怎樣也開不了口。
沒有關係的,她想對小八說,不用逃得那麼倉皇失措啊沒關係,我會一直待在妳身旁陪妳的。

小八從天台下來以後就直奔矮花圃,不由分說拉著她的手,然後頭也不回的拔腿就跑,狼狽得像是後面有什麼洪水猛獸。
身後沒有猛獸,後面只有摸不著頭緒的同學們,以及上氣不接下氣的莉莉絲。

她們一直狂奔,跑到跌倒才停下來;不知是誰先踉蹌了腳步,絆倒了另外一個,雙雙摔在路邊。
沒頭沒腦狂奔實在是太蠢了她們忍不住先後大笑,橫隔膜還在抽痛所以沒辦法笑得太暢快,她笑得很痛之餘又覺得實在太白癡了以致於笑得更大聲又更痛,除了橫隔膜之外全身的肌肉也在叫囂,想到一覺醒來乳酸堆積的慘況她就有點笑不出來。

不知不覺只剩下她自己一個人還在笑,拉著她狂奔的罪魁禍首維持著攤平趴在地上的姿勢動也不動,肩膀依然一抽一抽但傳入耳中的不是笑聲。
她又遲了兩秒才意識到小八可能在哭,可是笑和哭到興頭上就像打嗝一樣沒有辦法說停就停,她在這樣忽大忽小的怪異笑聲頻率中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

「妳在幹嘛啊……」小八翻了過來,嘴角扯著弧度要嘲笑她,可是手臂擋著臉所以表情看不清。

「這句話應該讓我問妳才對吧。」

「是我先問妳的耶。」

「對啊,也是妳先莫名其妙把我拉出來的。」

「有什麼辦法!這次我是真的失戀了啊!」

小八沒有嚎啕大哭,只是用手臂緊緊壓著臉,卻無法阻止不停溢出眼眶的淚水。
甯常夏撐起身子,努力挪動到她身旁,盡可能地用力伸長手臂摟著她。她像個孩子似的馬上依偎過來,不管眼前是什麼地方就把眼淚鼻涕都蹭了上去,哭的小心翼翼又那麼委屈。
她摟著她,突然鼻酸地發現那個總是英氣勃勃的身子其實這麼纖細這麼脆弱。



就連撞見小安和阿廣接吻的那一個午後她都沒有哭得這麼難過。
當下的她拒絕思考任何事情,腦中只迴盪著一句「果然如此」,別無其他。

她想像過無數次小安和其他男生交往的模樣,她以為她可以像國中一樣一邊喜歡他一邊繼續做朋友,當他的愛情軍師、聽他放閃聽他抱怨、支持他鼓勵他安慰他保護他。
只是當這一刻終於來臨的時候,她才知道自己的想像力有多麼貧乏,以往對自己做了再多的心理建設都是枉然,只有小丑般告白過後的噗嗤笑聲才是真的。

她怎麼會那麼天真以為自己能夠無所謂,現在有多傷心就表示先前的自己有多笨;她恨不得把這個狼狽的自己藏起來,躲到一個沒有人認得她的地方。
狂亂之中心底一直有個聲音告訴自己:不可以被發現,不可以被討厭,被發現就完了,被討厭就完了。
所以她自己主動拉開這樣不遠不近的距離,埋葬了這段未曾萌芽的單相思;她是選手也是裁判,在只有自己一位參賽者的比賽中奮力揮拳,然後跪在地上倒數敗將的讀秒,沒有任何贏家。

可是有人願意擁抱她想遠遠丟棄的這個醜陋的自己,有人告訴自己「沒關係」。
她沒有要她不要哭,沒有說她是怪胎,沒有怪她不由分說拉著她狂奔了這麼遠,沒有自欺欺人哄騙她明天醒來世界依然會以她熟悉的那種模樣繼續運轉。
她只說這樣子沒關係,喜歡上青梅竹馬沒關係,告白失敗沒關係,在馬路邊哭得很醜也沒關係。
她知道她們這樣很顯眼,這裡是人行道,沒有晚自習的學生和準時下班的上班族路過都在打量著她們,可是沒關係,她知道這個時候只有莉莉絲不會笑她。
所以所有的逞強和武裝都等到明天再說,這一刻她只想好好哭一場。

那個暖暖的懷抱摟著她,不可思議地安撫了腦中所有喧囂的情緒;在節奏安穩的心跳聲之中她幾乎要睡著了。


上一次感到這麼放鬆是某個國中的午後,她和小安躲在空教室念書——嚴格來說應該是她拉著小安陪她念書,資優生畢竟到哪裡都可以看書可是她坐不住圖書館。
上完廁所之後她拎著兩瓶販賣機買的茶回來,看到小安不知道什麼時候靠在窗框上睡著了,連眼鏡都來不及摘,隨著輕晃的頭歪到一邊。

她輕手輕腳替他取下了眼鏡,然後蹲在他面前盯著他的睡臉,那張很呆的五官看著卻令人不自覺很輕鬆。她克制著自己的呼吸,小心不要讓呼氣落在他的臉上,一邊數著他的睫毛。
數膩後她開始把玩起小安的眼鏡,她將鏡片擺到自己眼前,透過玻璃看到的是一個微微扭曲變形的小安。她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趕緊摀著嘴。
原來這就是小安眼中望出去的世界的模樣啊,她一面瞇著眼適應度數不合帶來的暈眩感一面漫不經心思考著,明明兩個人生活在同樣的空間裡,看著同樣的黑板同樣的天空同樣的人事物,映入眼簾的景色卻如此不同。

說不上是什麼深刻的人生體悟但那一刻她突然覺得好放心——幸好小安戴著眼鏡,如此一來他們要面對的世界終究不會相差太多,真好。

她放下眼鏡,重新打量著小安。她猜不到他正作著什麼夢,但那無妨,就像小安也不會知道她心裡想著什麼。睡著的小安不會討厭她,不會拒絕她,不會傷害她;她只要保持著這樣的距離就會很安全。
她忘了她就這樣盯著他多久,直到他眼皮輕顫即將醒過來,她才把已經不太冰的飲料貼在他臉上,濕漉漉的水珠激得他猛地驚醒,發出奇怪的叫聲,她在一旁哈哈大笑。



回想起這件瑣事她又突然好想掉眼淚;察覺到她的抽泣聲,莉莉絲把她摟得更緊一些。
「乖,乖,沒關係的……」

夕陽下山的時候一併帶走了秋天僅存的暖意,入夜的風吹過汗濕的皮膚,涼得讓人忍不住打哆嗦。方才的狂奔讓她滿頭大汗,莉莉絲一定也是。
待呼吸慢慢恢復平穩後,她才突然意識到臉埋著的柔軟是什麼地方,而剛剛一陣大哭把眼淚鼻涕和汗水全蹭在上面了,她不禁極其難得地害羞了起來,難為情的情緒湧上的同時臉變得好燙,可是她又有點捨不得放開,只是把頭低得更深,吶吶地說了聲謝謝。

莉莉絲本人倒是不甚在意,也可能是極少和三次元互動的她根本沒想太多;她用針織外套袖口替她擦了擦臉,然後牽著她回家。



「每次失戀都來到妳家,會不會產生陰影啊……」

「才來兩次哪有這麼誇張……欸等等,這兩次根本是同一件事吧!」
莉莉絲差點手滑把黑暗墮天使送的馬克杯摔在地上,連忙穩住手,把熱茶端給她,「而且我家超棒的好嘛!《冰之魔物語》現在已經買不到了耶……」

小八裹著毯子接過熱茶,窩在床上環視著房間。整整齊齊塞滿各式漫畫小說同人誌的書櫃依舊氣勢驚人,和前次相較,也看不出是否又增加了多少。
她從床頭挑了一本書名不那麼下流的漫畫,隨意的翻了起來。
——現實生活中有這麼多人,卻連努力讓兩個人幸福都做不到,為什麼?
她想起那番正氣凜然的話,連忙用書摀著臉,差點又想哭。
至少她努力過了,他也應該要變得更幸福一點了吧。



星期一她裝作若無其事去上學,小安也是,阿廣老吾三三都是。
沒有任何人把她的話認真當一回事,反倒是她自己左顧右盼緊張兮兮,還是莉莉絲在她身後推了一把才差點沒跌進了教室。
一見到她小安就立刻湊上前,連珠砲問她週末這兩天怎麼了,為何除了簡單交代行蹤的幾通訊息之外一概不接手機。
望著那張真心替自己擔心的臉,她還是忍不住可恥地感到開心。

「你們不是才剛告白嗎,我才不想當電燈泡。」
她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希望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要發抖。

小安看起來有點害羞卻沒有預料中氣急敗壞的跳腳否認。
「所以說,在天台告白一定會成功的魔法是真的耶,謝謝妳小八。」

「反正你跟阿廣本來就互相喜歡不是嗎,我只是誤打誤撞幫到忙而已啦。」

還不錯,對話的感覺蠻自然的,小安看起來也沒有起疑。
幸好莉莉絲逼她冰敷了,眼睛才沒有腫得太難看,小八偷偷在心裡向她說了聲謝謝。
她的視線越過教室,莉莉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到位置上了。連著兩個晚上莉莉絲照顧著她這個又哭又笑的瘋子沒有埋怨——好吧,可能有怨言,但她看不出來(還是說她又偷偷拍照拿去更新部落格了?)
今天早上兩人明明還一起上學,結果反而是她自己一看到小安就什麼都不管了,

她多看了她兩眼,突然想到她說她的專長就是讓別人看不見自己,不禁忍俊不住——她都已經坐在教室的角落了,卻連翻找書包都要縮著肩膀努力讓自己再更不顯眼一些,輕手輕腳的模樣實在很可愛,但也有點可憐。她才想著應該要為了方才忽略她而道歉,也要好好再說一次謝謝,偏偏早自習的鈴聲在這個時間點響起,小安拉著她回到座位上。


先前就算加入新社團、認識了新朋友,小安還是每天中午拉著她一起去福利社搶便當一起吃飯。忘了這個習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養成的,等回過神來他們已經一同吃了好幾百個日子的便當。
她總嘲笑他跟高中女生一樣無聊,他則反擊那麼明天就讓她一個人吃冷便當,可是誰也沒有真的會賭這口氣。
調侃歸調侃,她還是十分感激小安沒有拋下她;可是她也明白現在她再也不可能完全擁有他了。

中午的時候小安依然起身要找她,但他倆都聽到了阿廣先一步在喊他。
甯常夏也聽到了,所以在任何一方感到尷尬之前她已經走過來,直接把小八帶走。
才過了一個週末,這種不由分說把人拉走的行為就交換了立場;甯常夏不發一語,小八也沒有開口問,就這樣溫順地讓她帶著走到矮花圃。

「以前我都笑小安幼稚,每天中午都要一起吃飯,又不是上個廁所都要揪團的高中女生,結果現在反而是我變成了聚在一起吃便當的高中女生哈哈哈哈……」

她邊說邊笑,但那個笑得很醜的臉甯常夏看了就不爽,忍不住用力擰了一把。
「那又怎樣?我們就真的是高中女生啊!」

我們就是拼命吵架、拼命和好、青春無敵的高中生啊。







段考之後全班換了座位,她換到教室最角落的位置,莉莉絲坐在她前面。
窗外一樣是逼近體溫的酷熱,秋老虎絲毫沒有要鬆懈的意思。
無聊的時候她就盯著她的背影看;一滴汗從她的後頸滑下,溜進制服襯衫的領口,微微汗濕的白襯衫貼著她的背脊,有種蠢蠢欲動的感覺。
她忍不住朝那截後頸吹了口氣,她嚇得猛然縮起肩膀,倒抽一口氣。
過大的動作引來老師投來警告的目光。待老師轉身,她朝她瞪了一眼,那眼神與其說是抗議還比較像撒嬌啊,她一手撐著下巴,朝她擠眉弄眼算是道歉。

時間真的過好快,天氣還是一樣熱,她和小安一樣是室友,只是兩人都越來越少在家裡碰面了。熱音大賽在即,小安總是練團到很晚;而她自己心虛,多半躲在莉莉絲家。

莉莉絲縮在房間另一頭的牆角,捧著書遮著臉,視線越過書頁,吶吶對著喧賓奪主趴在她床上的少女問道:
「先說我沒有要趕妳的意思哦,但還是想問一下妳打算要躲到什麼時候……」

「下一集在哪裡?」
小八啪的一聲闔上手中的漫畫,自顧自從床頭的書堆中翻找了起來。

「這禮拜就是搖研社的比賽了,妳不去幫小安加油喔?」

「妳的書為什麼都不按照順序放好啊,這樣要人怎麼看。」
她唰地從下層抽出一本書,對自己轟然製造的小型漫畫土石流視而不見。

「師葉月!」

這下換小八拿漫畫擋著臉,一雙眼睛無辜,「幹嘛?」

「妳聽到我的問題了。」

「我會去啦。」她認命放下手中的書,挺身坐好回答問題,只是眼神飄忽不定。

「我陪妳一起去。」
莉莉絲爬上床,跪坐在她面前,不容她有閃躲的機會。「只不過……我房間都借妳躲這麼多天了,妳要怎麼謝謝我?」

「妳想要怎樣?」
她還不及細想一位妙齡少女怎麼能突然露出那樣充滿侵略性的眼神,本能已經使她先往後縮了縮。





還沒踏出門她就後悔了,可是誰讓她拿人手短在先,莉莉絲渾身散發著搶本手到擒來的氣勢也使她不容拒絕。
事實上她的內心有一個聲音不斷在說服自己——今天的妳不是師葉月,不是那個不男不女、又對青梅竹馬心懷不軌的師葉月,所以今天可以抬頭挺胸去見他,坦然的為他加油,然後不要再哭了。
和莉莉絲相處久了,似乎很多事情都會變得真的沒關係;可是她沒想到自己原是這麼多愁善感的人,臨門一腳還是會膽怯。

「不要扭扭捏捏的,這樣會更顯眼啦!」莉莉絲在身後使勁推著她走進比賽會場。

「穿成這樣,我沒有辦法不扭捏啦。」
她撥了撥眼前的瀏海,引人注目的銀灰色假髮又重又熱,加上又戴著個眼罩遮住一隻眼睛,她快要連走路都不會了;胸口華麗的蕾絲和過短的褲子也讓她渾身不自在——短褲!這輩子從小學五年級之後她的腳就不曾露出這麼大面積了!莉莉絲拿出膝上襪的時候她還稍微鬆了口氣,以為多少可以遮掩一些腿部肌膚,可是看到莉莉絲亢奮的神情她又突然不確定這是不是個好主意。
緊張加上悶熱,她才一下計程車就全身冒汗。

「這樣效果很好耶!超帥!」莉莉絲替她理了理假髮,又順了順她身後跟著一塊不曉得是裙子還是尾巴的什麼布,「還是……妳比較想要要換穿我這一套?」

「不不不了,我覺得我這樣子很好。」

莉莉絲穿著簡直可以去拍婚紗照的粉紅色禮服,蕾絲和打褶滾了一圈又一圈,又是襯裙又是雙馬尾,頭上還堆滿了花,光是站在旁邊看著都替她覺得呼吸困難了,虧她還能行動敏捷如常。
變裝後的莉莉絲看起來跟平時不太一樣——不僅僅是外表上有了天差地遠的改變,而且整個人散發出一股自信,有別於以往總是瑟縮在人後、不敢和三次元人類談話的膽怯模樣。
不得不說,非常可愛。

雖然換衣服和梳妝打扮花了太多時間她們其實有點遲到,但不知該多虧她倆奇裝異服還是莉莉絲的裙子佔據了相當大的空間,她們宛如摩西分開紅海一般順利擠到搖滾區。
小八一面小心翼翼不要讓高跟靴子踩到別人,一面抓著莉莉絲的裙襬、緊跟在她後頭。

「妳確定他們等下不會因為看我們而嚇到忘詞?」

「舞台上燈光那麼刺眼,他們什麼都看不到,放心吧。」

「妳是說小安看不到我?那我今天還來幹嘛?」
她忍不住有點氣惱,卻又微妙地鬆了口氣。

「妳那麼帥氣,他一定會看到妳啦!……我是說原東寺高中搖研社那麼強,一定不會為了這種區區小事而出錯啦。」

她還來不及為區區小事四個字反駁——她可是鼓足了勇氣才敢讓她替她化妝啊——老吾已經率先拎著鼓棒登場,其他團員也一一上台,莉莉絲在旁以完全不符合那身禮服氣質的激動方式尖叫。

小八仰著頭,用僅剩的一隻眼睛望著台上的小安,想像著從那個位置往台下看會是什麼情景。
小安看起來好不一樣,沒有戴眼鏡的他少了些稚氣,看起來與其說是穩重,更多了一絲……成熟的感覺,也是更有魅力的意思。
察覺到自己可能瞬間臉紅了,她也不曉得,只知道當前奏一刷下,她就頭昏腦熱跟著身旁的莉莉絲一起歡呼尖叫,拼命跳躍搖擺甩頭,瘋得什麼都不記得了。


結果小安並未因為激動的應援團而忘詞;他因為一個吻而中斷了歌唱。

那一刻台下同時倒抽一口氣,她發楞的同時有隻柔軟的手握住她,回握住熟悉的溫暖她才意識到自己的手心原來這樣冰涼。



那晚她們沒有跟著一起去慶功宴,換下衣服之後就離開了。
小八替她背著那兩套頗有份量的cos服,送她回家。

甯常夏以一步之距稍稍落後,她還沉浸在方才看到三次元互動的震驚以及狂喜中無法回神。而小八除了一點演唱會後的倦意之外,倒是看不出有什麼特別情緒。
不過就算再怎麼神色如常,看到自己喜歡的對象當著面和其他人親熱,一時之間必定也還是會感到痛苦吧,盯著那一雙長腿在路燈下踩著規律的節奏,甯常夏不禁心疼了起來。
她想得入神,不小心就一頭撞上停下腳步的小八,差點跌倒;小八順勢用空著的手攬住她。
「妳在做什麼?走路這麼不專心。」

猝不及防看到那張臉流露對自己全心全意的關懷之意,就算是看過的帥哥比吃過的米還多的甯常夏也還是不禁有點心跳加速,開始胡言亂語。
「我在想……為什麼小八在學校都不用穿裙子啊?」

「蛤?我穿裙子能看嗎拜託…………欸欸欸停下來!不準開始妄想!」

「……那樣的話,很萌耶!」

小八沒有理會她的傻笑,逕自繼續往前走。甯常夏趕緊從妄想中回神,追了上去。
「妳今天還要過來嗎?」

「應該不會吧,今天我想回去,我想跟小安說聲恭喜,雖然他們最後沒有得獎哈哈。」

「可是……」她含蓄地揀著措辭,「小安也有可能不會回去啊。」

「那也沒關係,反正我已經覺得無所謂了。」小八聳了聳肩,看到甯常夏泫然欲泣的表情連忙補充,「我說無所謂不是自暴自棄的意思,只是真的覺得算了。」
她停下腳步,攬著莉莉絲的手改抓著她的肩膀,拼力在腦海中擠出更有說服力的話:「他們閃成那樣,雖然一時三刻可能會很煩,沒辦法接受,但至少應該可以好好聽他說話了,我覺得現在我可以。」

小八在笑著,而眼神之中帶著決絕的覺悟。
雖然嘴上說著「我可以」,不過甯常夏就是讀得出背後的「不可以」。
從今以後,就不可以再喜歡他了。

——我不會要妳別逞強了;當妳還說得出逞強的話,就表示妳知道妳永遠都還有我這個角落可以躲藏安身。
她努力墊起腳尖,擁抱那雙即使發抖卻依然挺立的纖細臂膀。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