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3

【新社員】Best Man

  
  
       雷/東
  
       與真實人物一概無關。
  
  
  



  幸好女方娘家不玩闖關娶親那一套,否則要他代替新郎做伏地挺身或猜唇印的話也太折騰一個即將邁入中年的輕熟齡男子了。
  反正婚禮的來賓他一個也不認識,所以雷殷甲也樂得做個失職的伴郎,在化妝間和廚房出餐走廊之間亂晃偷懶。

  方才趁著兵荒馬亂的空檔他多瞧了尚未戴上頭紗的新娘兩眼,儘管時間有限,但他還是感覺得出來,她真的是很美很可愛的女孩子,一看就知道一定溫順賢淑善良又勤儉持家。

  總之和他是完全相反的類型。

  ──不不不,他並沒有真的要拿自己和她比較的意思。
  即使退一萬步,有人向他承諾過過這輩子最喜歡的漫畫角色就是素環真了,但是當那個男人決定在三次元成為新郎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輸得一點籌碼都不剩。

  反正他至少還保有最後伴郎這個身分,他有些自暴自棄地加重踩在紅毯上的步伐;雖然他既不懂得接待客人,又無法替新娘灑花拉裙擺,唯一的功能大概只剩下陪笑和擋酒了──雷殷甲本來是這麼認為的,直到主婚人把一對紅色絨布小盒子不由分說塞進他的懷裡。
  「婚戒就先讓伴郎保管噢,待會婚禮進行的時候再交給新人。」
  總覺得那個濃妝老太婆的微笑中帶著不懷好意,但還來不及讓他說出任何拒絕的話,就被一把推進新郎的休息室中。

  背對著門口的東抬起眼來,從鏡子倒影和他打了個招呼。
  他今天穿著整套的白色西裝,和新娘的白紗恰如一對璧人。
  說實話他一點都不適合這個顏色;而平時多半裹著深色大衣的他顯然也為這麼搶眼的顏色感到侷促,對著鏡子重複調整領結的位置。

  ──放開那個領結!雷殷甲看不下快被蹂躪得不成型的布料,決定出手拯救它。

  「會緊張嗎?」他一邊替新郎調整領結的位置與角度,一邊閒聊。
  今晚東把柔順的劉海往後梳起,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如果不趕快隨便找些話來塞滿嘴巴的空檔,他可能會無法忍住想要親吻他的衝動,

  「還好。」
  東看起來的樣子像是忍耐著不要扭動的罰站高中生,可能是因為噴在臉上的呼吸很癢,也可能是兩人距離太過接近而不自在,但長年的軍人訓練還是讓他繃緊的背脊沒有絲毫顫抖。
  「我覺得你看起來比我還要緊張。」

  「是嗎?怎麼說?」
  他覺得自己明明表現得還算游刃有餘,畢竟早就對自己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建設,今晚絕對要留下風度翩翩玉樹臨風氣宇軒昂的背影道別啊;他偷偷瞄了一眼鏡子,鐵灰色西裝配紅髮的造型應該滿帥的吧。

  「你的掌心都是汗。」
  東伸手握住在自己胸前磨蹭了半天還沒繫好一個領結的手,「真不知道這麼濕的手為什麼彈吉他可以這麼厲害。」

  雷殷甲尷尬地抽回自己的右手,故作若無其事地往大腿擦了擦,「才不是緊張咧。」

  他沒有說謊也沒有逞強,這種心情當然不是緊張——如果要搶婚的話他才會緊張啦;但這種玩笑他還沒有灑脫到能夠在這個時刻說出口。

  這種既焦慮又不捨、再混雜著大量心痛與一點點祝福的感受,充其量只稱得上是嫁女兒吧。
  所以說、如果你覺得這樣很幸福很滿足、如果這就是你心中理想未來的模樣的話,爸爸我也只能含淚助福你。


  典禮還沒開始,他捧著那雙即將戴上戒指的手,已泣不成聲。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