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7

【新社員】Before Debut

  
  
       廣/安
  
       與真實人物一概無關。
  
  
  



  何意澤一手摟著mic架、一手輕輕搭在麥克風上,瞇眼唱歌的神情萬分陶醉,好似一聲高過一聲的嘶吼其實都是愛人耳邊的輕聲呢喃,聽著聽著小安不禁有些臉熱,分不清胸腔中越來越大聲的心跳是因為歌聲,還是為了比賽而緊張。

  於是他好像稍微可以理解,為什麼裴世廣會喜歡上那個人了。

  光是那副理所當然不可一世的歌喉和令人目眩神迷的帥氣姿態,顧盼之間又帶有不經意的誘人氣息--如果說誰天生屬於舞台,一定就是在指這種人吧。
  若是那麼強的對手,他當然一點勝算都沒有。


  為了緩解這股溢滿胸口的焦躁,小安強迫自己把注意力從舞台上轉移到身旁的其他團員。

  三三的側臉看不出情緒起伏,今日的旁分油頭依然梳得一絲不苟,看起來與其說是即將登台的搖滾樂BASS手更像是超完美執事;緊盯著舞台不放的雙眼大概又在進行只有他自己能理解的神秘調查行為吧。
  隔壁的老吾則是一如往常眼神呆滯,目光放空望向不知名的遠方。一對鼓棒拎在右手晃啊晃,空閒的左手手指則隨著節奏在大腿上輕輕打著拍子--欸等等等等,他的左手為什麼是放在三三的大腿上??為什麼三三可以面無表情讓人家在大腿上摸來摸去??這也是執事的工作內容之一嗎??

  小安費了好大一翻力氣才強迫自己收回視將線,反正世界這麼大,既然有會在手掌心寫字再吞下的人存在,就當作那是他們比賽前消除緊張的魔法好了。


  這一翻胡思亂想倒是對於消除他自己的緊張十分理想;小安深吸一口氣,將視線轉回身旁的阿廣。

  他今天穿著無袖白色皮背心--只有背心--從肩膀到指尖的繭都很完美的臂膀線條就這樣毫無遮蔽映入眼簾,小安覺得自己臉更燙了,用力鼓動著胸腔的心臟瞬間為了不同的意義而跳動。他偷偷瞄了一眼阿廣的臉,發現對方一直專注於舞台上的一舉一動;在鬆了一口氣自己的窘況並沒有被察覺的同時,也微妙地嘗到酸澀。


  比賽前那些練習的時光歷歷在目,他們都忙著練習所以一直沒能好好交談;可是儘管和阿廣才認識不到幾個星期而已,他就是能夠讀懂他沒有說出口的念頭,因為音樂不會騙人,總是比任何言辭都先一步傳達心意。

  這些日子以來裴世廣對自己的笨拙示好,是因為他只知道那種溝通的方法;正如同當初那兩個人會用那麼幼稚的分手一樣。而自己故作視而不見的賭氣,也只是再次證明安啟凡是個戀愛經驗零的笨蛋而已。



  舞台上一曲將歇。
  "In Other Words, "阿澤張開眼,濕潤的眼眸往台下掃過。

  --I Lost You.

  台上聚光燈那麼亮,他們不可能四目相接,但他確實感受到阿澤往這個方向投來的眼色。最後那一句話既像預言又是宣示,也許那一刻裴世廣和何意澤兩人之間進行了他不明白的交流也不一定,阿廣盯著台上的眼神帶著凜冽的傷感;明明現在站在阿廣身側的人是他安啟凡,但是在那一刻他突然覺得自己離他好遠。

  那不是愛,是近乎憧憬的盲目崇拜,在阿澤面前充其量你只是個迷妹而已,他不適合你。

  也許我的歌唱技巧不如他,也許我沒有他那樣收放自如的舞台魅力,但是在音樂這個領域上的執著和愛,我不會輸給任何人。
  --如果我又發展出很厲害的音樂才能的話,那也一定是因為你就在我身旁的緣故。



  雖然有些默契不需宣之於口,但有些心意也還是要訴諸語言才能讓人接收明白,然後他才想起,其實自己好像還沒有認真回應裴世廣的告白。

  好啊,等到待會拿下第一名的時候,他就答應他。
  好啊,我們交往吧。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