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9

The Very Christmas

Thorki Side




  阿斯嘉德就如同人間一樣四季分明,當時序走到了歲末,天空同樣會降下皚皚白雪。儘管諸神並不會受驟降的氣溫影響而傷風感冒,擁有霜巨人血統的洛基更是喜歡冬季勝過總是汗流浹背的炎夏,但是喜歡冬天喜歡寒冷不代表他想要踏出房門讓雪水濺濕靴子,在這樣的天氣裡他還是寧可待在室內,讀書或發呆都好。
  不像那個白癡──他抬眼瞥向玻璃外頭,居高臨下俯視正頂著鵝毛般的風雪、大步疾走在長廊上的高大身影。那頭沒有陽光仍同樣耀眼的金髮和寬闊肩脊已積著薄薄一層雪花,卻絲毫不減他行走的速度和不知為何興致勃勃的神情。

  洛基注意到他的臂彎小心翼翼護著一件織品,樣式細節在這樣的距離瞧不真切,只隱隱約約露出紅綠相間的色塊。反正大概是那名人類女性贈與他的禮物吧,雖然只在人間待過一會兒,他想起這個時節約莫便是人類假借神子誕生之名、行慶祝與相互餽贈之實的日子罷。
  想來真是諷刺,金髮男人是貨真價實的神之子,擔當得起這個節日的名堂;而洛基自己陰鬱又沈悶如喪家之犬,搭配死寂的冬日倒也相得益彰就是了。

  他抿了抿毫無血色的薄唇,揮手讓壁爐的火燒得更旺一些。正準備收回視線之際,卻不巧和正好揚起臉的索爾四目相接。
  他的兄長瞬間露出開懷的笑容,朝他揮了揮手中的布料,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在原地等待自己,然後朝著建築物加快腳步跑過來。
  怎麼了?他想要幹嘛?洛基被一陣陌生的慌張搞得神經兮兮;通常只有被他捉弄的對象才會感受到相同的情緒,一旦發生在自己身上他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他相信索爾絕對不會做出任何有違善良正義或者傷害自己的事情,但一般情況下他的兄長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之內,他安心於瞭解控制一切情況,而不是像現在這般沒頭沒腦被人擾亂思緒。

  等他打算遁逃時已經來不及了,索爾笑嘻嘻地站在門口,一大步迅速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接著不由分說把手中的東西環在他的肩頸上。
  「你在幹什麼?」洛基眉頭微蹙,徒勞無功地扭動著閃避索爾的動作。這時他才看清楚索爾往自己脖子上纏繞的是一條圍巾,紅綠相間的配色俗麗不堪,毛料也癢得他直打噴嚏。
  「你總是縮著脖子躲在屋內,恐怕冬天對你來說太冷了對吧,所以給你弄來這個。」索爾滿意地打量被裹得嚴實的洛基。
  「還喜歡嗎?我看到綠色就想起你,而紅色和你的皮膚很相稱。」

  一番話逼得洛基把臉頰深深埋進布料裡,並且極為難得地褪去整個冬季的蒼白。他咕噥著道謝的話語,一邊為兄長拂去肩頭的未融的雪花。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