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7

The Very Christmas

Johnlock Side

今年CWT36的無料小物,好像還沒有公開過
就來不合時宜消暑一下






  聖誕假期加上週末也不過四天而已,夏洛克的手機一共呻吟了幾十次。「是三十七次。」夏洛克心不在焉地糾正他的腦內聲音,他喝了口茶決定繼續裝作沒聽到。
  就算按照英國人每天喝茶的習慣次數傳送問候,這個數字未免也太頻繁了吧,他不懂得那女人和夏洛克之間究竟有什麼話題好聊。
  也許,除了討論「人體」之外。

  「我沒有和她聊天,是她單方面簡訊轟炸罷了。」夏洛克不滿地哼了聲,抗議約翰忽視他遞出馬克杯的手。「我並不缺乏談資,作為和我最密切互動的對象的你應該相當清楚。」
  在他還沒決定要不要把這句話視為示好或道歉之前,夏洛克又補充道:「整個聖誕假期加上週末整整四天,我喊了你一共六十八次,這樣還不夠嗎,我親愛的約翰?」







  約翰茫然地盯著電視螢幕許久許久,直到播放器的螢幕保護程式跳出來遮蔽了原本的畫面才猛然坐起。他想把光碟取出,手一碰到遙控卻又像是被燙傷似的縮了回來。
  電視畫面中的夏洛克看起來和以往一樣蒼白削瘦、一樣喋喋不休──這麼說不太合適,因為螢幕裡的夏洛克本來就是「過去」的那個他──他的眨眼也像初次見面時一樣令人忍俊不住,確實如同他所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約翰又跌坐回沙發上,直到電視螢幕暗了天色也黑了,他才慢吞吞拖著身子,把光碟片從播放器中取出,塞進雷斯垂德交給他的盒子裡,然後和電視櫃旁的其他雜物壓在一塊。
  ──所以影像之中那些精準對上現實的句子算什麼?一個巧合?一個預言?一個玩笑?還是一個諷刺的象徵?

  從這一刻開始他決定了,不要再等待夏洛克回來了。







   與妻子緊緊相擁前嫌盡釋,是這個聖誕節收到最美好的禮物。他想上帝還是對他很公平的,儘管人生至今為止的前半階段困頓又悲慘,但如今那些回憶都遠遠褪去了。他最要好的朋友也幾乎就要成為那些午夜夢迴半夢半醒之間呢喃的名字之一,幸好最終──無論是神恩賜的奇蹟還是夏洛克自己的努力──他都回來了。
  真好,此生他最愛的兩個人都在他身邊,他為如此安穩祥和的一刻由衷感受到「幸福」一詞有了具體的形狀。


  夏洛克開槍的那一刻,約翰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心驚的成分比較多,抑或心疼佔了上風。
  男人的背脊依然挺直,表情卻泫然欲泣恍若犯錯後不知所措的孩子。他既是摧毀了這個平衡的兇手,亦是守護了所有人的救世主。

  有人曾經說過自己不在英雄之列,但此刻他的背影比英雄更令人肅然起敬。
  去他的追求危險刺激的本性,約翰開始痛恨起自己。他多麼希望時間能夠回到過去,就此停留在聖誕節明媚午間時光那一刻。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