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05

【NicoNico_AKPK】Lullaby

  
  
       內容純屬虛構,與真實人物無關
  
       請勿任意公開或轉載
  
       不瞭解或無法接受者請不要繼續閱讀
  
  

  
  
  車禍除了在他的下巴留下一點點幾乎看不出來的縫合疤痕之外,還有一點點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傷疤還可以耍帥說是男人的勳章,可是PTSD就真的讓人笑不出來了。
  
  
  
  不不,他沒有因此陷入憂鬱、沒有想不開、沒有吃不下。
  
  --但是他睡不好。
  
  
  
  
  
  剛出院的頭幾個晚上他還能悠哉地調侃自己,也許是因為難得有段時間不在反而不習慣家裡的床,但是等到失眠兩週之後,他再也不能氣定神閒說自己沒事自己很好。
  
  他從不知道失眠也有這麼多層次--睡不著、做噩夢、淺眠,以及伴隨著隔日白天無可避免的精神不濟和注意力不集中,成了無止盡的惡性循環。
  
  
  
  
  睡不著的時候他就抱著吉他,從70年代的西洋爵士樂到玲奈的最新單曲,一口氣開了整晚的生放送;必須承認、看著歌迷們一邊哀嚎一邊點歌的彈幕,他多少有點惡作劇得逞的快感。
  
  
  如此一來失眠的夜晚似乎也就沒有那麼寂寞了。
  
  
  
  
  
  
  
  
  「你最近是不是特別嗨、每天都唱到通霄?」例行性的通話中,ピコ略過了招呼、劈頭就問到。
  「這樣子身體沒問題嗎?」
  
  
  「沒事啦。」他笑著隨口應付過去,「只是有時候剛好沒有睡意罷了。」
  
  他不想完全說實話,但更不願意欺騙對方。
  
  
  
  「你就是因為每天玩太瘋才會睡不著啦……」
  
  
  ピコ隨口念了他兩句,話筒另外一端的聲音聽起來忽遠忽近,似乎正在走動。
  他一邊想像著ピコ和自家同名的蝴蝶犬玩耍的樣子一邊忍俊不住,似乎很久都沒有感受到這麼生活化的動作了,然而正是如此微小而確實的片刻才更能讓人體會當下。
  
  
  
  「也許你唱首搖籃曲我就睡得著了。」
  
  
  他打趣說道,準備再聊兩句就要收線了,並不真的期待對方會有所回應;沒有料到話筒另一端的ピコ故意清了清喉嚨後,竟真的開口哼唱了起來。
  
  
  
  Fly me to the moon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

  
  
  
  挑了一首他前些日子也才唱過、恰好是一首適合在夜裡聽的經典老歌。ピコ本就偏高的聲線在刻意放輕音量之後尾音有些飄忽,累了一整天的嗓音更是有些沙啞。
  
  
  這陣子ピコ為了出道也忙得不可開交,即使如此還是抽空撥了電話過來問候一聲,然後拼著狀況不好的喉嚨給自己唱搖籃曲;儘管不算是非常完美的表現,這樣的心意還是讓他笑著亂合音的同時眼角也沁出淚來。
  
  
  
  就算睡不著也沒關係了。
  
  只要知道有個永恆不變、能夠讓心靈安定的座標,光是默念那個名字就能夠擁出勇氣,就夠了。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