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1

【L'Arc】晚安寶貝

【老蚌 - 43】

四條君生日快樂www


收錄於新刊《愛的小發癲事件簿》
有興趣的話請參考宣傳頁

 
 
 
 
 
【 晚安寶貝】

我最喜歡你說:真奇怪,為何我老是夢見你。







  其實還不到真正專輯錄製的工作期間,但各種籌備和企畫還是讓眾人閒不下來。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累積增長的壓力,使得團長越來越焦躁;雖然依tetsuya的個性不會輕易將情緒牽連到周遭的人身上,但也正是因為那道總是將所有大小事情都攬在身上的背影讓大家越看越不忍心,所以眾人莫不隨時繃緊神經保持注意力。
  然而這樣持續好一陣子戰戰兢兢的氣氛,卻在今天早上被投入了一顆小石子,泛起陣陣漣漪。此刻團長不知道該將自己的微微抽痛的胃歸咎於早晨空腹的那杯咖啡,還是表情無辜看著他的一大一小兩張臉。


  「咦~這是hyde san的孩子嗎?」
  「好可愛~」

  完全遺傳了父母外貌的四條君自然是個可愛得人見人愛的孩子,公司的女性同仁們紛紛發出驚呼聲,圍繞著男孩團團轉。男孩緊緊牽著父親的手,表情有些拘謹,但態度還算大方有禮,仰著和父母如出一轍的精緻五官向身邊每個大人問好。
  被激發出母愛的女性職員們一下子捧著熱牛奶問他要不要喝,一下子拿來故事書想念給他聽。


  「惠臨時有事,實在是找不到其他人幫忙,只好帶來了。」

  年過四十的男人做起撒嬌的表情為什麼可以毫無違和呢?一貫吃軟不吃硬的tetsuya永遠無法狠下心來拒絕別人,只能故意扳起臉來沈聲說道:「別影響到工作喔。」


  其實他的語氣裡沒有什麼生氣的意思,四條君確實非常令人喜愛,基本上也很聽話,這句提醒根本是多餘的。被點心和玩具環繞的四條君安安靜靜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即使是獨處仍然顯得十分自在。
  恐怕是因為平時雙親都忙碌得沒有太多時間陪伴在身旁,才讓他小小年紀就表現得如此沈著,想到這裡tetsuya不禁感到一絲心疼。

  「四條君長大想做什麼呢?」

  hyde非常保護自己的家人,大概不會讓四條君走上舞台吧;這個孩子很有可能繼承了父親的藝術天分——無論是歌唱或繪畫都很好——他很好奇這個年紀的孩子都懷抱著什麼樣的夢想。

  「他啊、每次講的都不一樣。」hyde止不住嘴角的笑意,但顧慮到兒子還在旁邊玩耍所以稍微壓低了音量,「上個週末帶他去動物園,結果他說他想要成為企鵝飼養員。」

  得到了出乎意料的答案,tetsuya也不禁笑了出來。「真的那樣說了?」

  「是啊,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但還是必須好好的鼓勵他一番……順帶一提在這之前的夢想是壽司師傅。」

  「真了不起吶。」tetsuya不禁嚴肅地說到,眼神之中也充滿敬意。

  既然都談論到了養育小孩的話題,hyde趁勢問出這幾年公司上下都相當關注的焦點:「te-chan也很喜歡小孩吧!是不是應該趁著接下來巡迴之前加緊腳步自己生一個?」

  「我們也非常想啊,不過u-chan和我實在都太忙了。」tetsuya語氣中不無無奈,注視著四條君的目光也多了一分溫柔。


  不久之後兩人都有各自的工作要處理,叮囑了四條君要乖乖聽話後便先後離開。
  快十歲的孩子其實仍然和小動物沒什麼兩樣,沒有多久便坐不住了,趁著外頭其他大人們沒有注意的時候偷偷溜出休息室。
  再乖巧的男孩骨子裡都流著冒險家的血液,出了休息室之後他沿著走廊一扇門一扇門探過去,遇到沒有上鎖的房間就稍微偵察一番,如果有人在裡頭他也不怕生,自我介紹過後大家都對他都非常親切。

  這次走進的房間似乎是練習室,角落擺放著譜架、吉他架以及整套鼓組。
  結構細緻複雜的鼓組在小男孩眼中的吸引力無異於機器人或模型汽車;儘管兩支china cymbals幾乎比他還要高,他還是小心翼翼伸出手來輕輕碰了一下脆薄的金屬片,然後又摸了摸鼓面和腳架。

  當他心滿意足準備轉身離開時,正巧碰上進來練習的yukihiro,打照面時兩人不禁都楞了半晌才各自點頭向對方打了聲招呼。
  父親的幾位樂團團員和常來往的事務所職員他多少都見過面,yukki也認識他,只不過唯獨從未在表情上展現太多情緒的yukki他一直都不太敢接近,加上方才偷偷碰過人家的樂器,心虛的四條君不禁有些手足無措。

  yukki本身也是不太清楚該怎麼和孩子相處的類型;雖然並不討厭小孩,卻不曉得該跟孩子交談什麼話題,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撫負面情緒的孩子——四條君現在看起來確實非常不安。

  總之、應該沒有孩子會討厭糖果吧。

  「要吃嗎?」
  他從口袋掏出水果口味的軟糖,托在掌心中、把手伸了過去;男孩躊躇了半晌,怯生生地接過了,並且不忘對他說聲謝謝。

  他拆開從口袋掏出的第二顆軟糖放入嘴裡,男孩又說了聲謝謝才有樣學樣吃了那顆軟糖,看得出來是個家教十分良好的孩子,一點都不像是hyde那樣總是吃定旁人絲毫不客氣的個性——倒是男孩吃東西時開心得瞇起雙眼的表情和hyde十分神似——教養出這樣乖巧的孩子真是難為大石了。


  「還要嗎?」

  不待男孩反應,yukki像是變魔術似的從口袋掏出第三顆和第四顆糖果;但男孩也許是客氣也許是卻步,搖著頭拒絕了。

  「不喜歡軟糖嗎?」
  他思考了一下,從另一個口袋摸出了巧克力,「這個呢?」


  果然巧克力是全世界共通的語言,這次也不例外——男孩猶豫的時間比較短了。四條君確實是家教良好的孩子,吃東西的時候十分安靜,然後鼓起臉頰的神情和hyde一模一樣。

  顧慮到男孩也許不好意思主動再向自己討,yukki索性把身上所有的巧克力都拿出來,堆在男孩面前。其實不該在練習室吃東西的,te-chan發現的話一定會罵人,不過四條君很可愛也很乖巧,應該不要緊吧。兩個人就這麼直接坐在地板上分食那堆巧克力,其間偶爾交換一兩句對話。

  「這一種搭配牛奶很好吃噢。」
  「我家也有這個牌子!」

  四條君一邊拆開pocky的包裝一邊好奇著,yukihiro san明明這麼瘦,不曉得這些巧克力剛才都藏在哪兒呢。而吃了巧克力的男人此時也笑得像個孩子一樣,比過去喜怒不形於色的模樣親人多了。



  等hyde結束工作準備帶兒子回家時,花了一些時間才在ken的休息室找到四條君。他縮在沙發上睡著了,懷裡還摟著ken的獅子玩偶。ken坐在L型沙發的另外一側,腿上擺的是木吉他,除此之外桌上和地上都散落著數張琴譜。

  「抱歉、他打擾到你的創作了嗎?」hyde帶著歉意走近,替他把四散的琴譜撿起收好。

  「不會不會,四條君很乖呢。」
  他接過hyde遞過來的琴譜,指了指睡在沙發上的男孩,「小孩子午覺睡不久的,就別吵醒他,醒了再回家吧。」

  hyde也不和他客氣了,伸手摟了另外一個抱枕坐在兒子旁邊。
  「ken chan很瞭解孩子的習性呢。」

  「再怎麼說都是最早當爸爸的人嘛。」ken笑得有些無奈卻仍然十分溫柔。「不過我們很久沒碰面了,所以看到你們感情這麼好,真的很羨慕啊。」
  他的話語尾音漸低,逐漸隱沒在吉他刷弦聲之中。

  是新作品嗎?hyde瞥了一眼桌上的琴譜;尚未經過編曲的主旋律很輕巧簡單,像星星一樣散發出遙遠、微弱卻仍然執著著要閃閃發亮的光。

  「啊啊,糟糕,我彈吉他不會吵醒四條君吧?」

  「沒事啦。」
  hyde揉了揉兒子的頭髮。「當他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就已經把吉他聲當作搖籃曲了。」


  隨著ken撥弄著琴弦的節奏,hyde一下一下輕拍著男孩,一邊哼出腦海中一點一滴浮現、尚不成文的幾句歌詞。父子倆依偎在一起,沒有多久就連hyde也睡著了。
  半夢半醒之間唯一不變的只有溫柔的吉他聲,有時候遙遠得像銀河系,有時候又靠近得彷彿正一下一下搔刮著心底;但無論或遠或近,都是一道永恆安定的座標。



  隔天hyde帶著一份歌詞和demo帶來到公司,效率之高讓tetsuya忍不住調侃他是不是想彌補自己昨日摸魚了一整天。

  「因為ken chan的吉他,昨天作了一個很溫暖又很幸福的夢。」
  本人如此解釋,「雖然記不清內容,但醒來之後很自然地就寫下了這樣的文字了。」


  歌詞本身如同旋律一般,很簡短也很單純,描繪著初衷和夢想的雛形;雖然也同樣存在著冒險與挑戰,但只要有希望就能夠一一克服。
  孩子們的未來世界不就是如此純粹而美好嗎。
  那樣輕盈的文字,搭配上hyde宛如在耳邊低聲呢喃著搖籃曲的嗓音哼唱,瞬間染上了不一樣的綺麗色彩。

  就像是雙手捧著初生的蛋一樣小心翼翼摒住呼吸、溫柔地守護著一個未來的夢想。


雖然我無法實現         僕は叶わなかったけど
但如果是你的話就一定能夠到達  君なら行ける きっと (*)










(*) 出自 未来世界 歌詞。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