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1

【VAMPS】可愛的小惡魔

【老蚌 - 41】

其實是K.A.Z生日賀文、之類的(艸)

收錄於新刊《愛的小發癲事件簿》
有興趣的話請參考宣傳&預定頁



    K.A.Z / HYDE
      
    名字僅標示提及的人物、不代表配對
    與現實人物雷同的話一定是大神的旨意(咦)
    有任何不適請繞道


      
      
      
    
    【 可愛的惡魔】
  
    為何你當鬼的時候,總是第一個抓到我?
  
  
  
  
  
  
  
  
  
  
  這兩天HYDE都顯得沒什麼活力,連帶著多少影響了練習的進度。對於旁人的關心他總是笑著說自己沒事,但他在休息時間露出眉頭微蹙的表情和後頸的冷汗K.A.Z都沒有漏看,那副模樣完全就是不舒服還在逞強。
  
  
  
  他索性不再追問,抓準了HYDE猝不及防的空檔直接把額頭貼在對方頭上。肌膚傳來的溫度感覺不特別燙,但從其餘生理狀態看來分明就是發燒了。
  
  察覺到K.A.Z不帶笑意的神色並非開玩笑就可以敷衍過去的,HYDE率先低頭認錯。
  
  
  
  「因為是K.A.Z才先讓你看的,可別告訴別人噢。」
  
  
  他低下頭,開始專注解開上衣的扣子;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他的裸體——別說是台上演出了,平時大家在後台換衣服也不會刻意避開彼此——但那一舉一動之際仍帶著彷彿與生俱來的誘惑意味。
  
  
  
  直到HYDE轉過身背對著自己,那一瞬間他不禁摒住呼吸。在那蒼白而線條細緻的肩胛骨上,有一對很美很美的翅膀。
  
  ——此刻K.A.Z所不知道的是,從此之後每當那對翅膀隨著汗水淋漓的背脊起伏,他總會恍惚覺得自己見到天使揮翼似的。
  
  
  
  
  忍耐著伸手碰觸的衝動,他面無表情地注視HYDE將衣服穿回去。
  
  「應該是刺青的傷口發炎了在低燒,不去看醫生不行啊。」
  
  
  
  「沒事的,每次都會這樣。」他說的輕鬆,試圖化解原本嚴肅的氣氛。
  
  「因為是瞞著大家偷偷弄的,結束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回老家向父母下跪道歉呢哈哈。」
  
  
  
  開玩笑也無助於讓K.A.Z放棄堅持;最後HYDE做出承諾會先吃消炎藥,沒有好轉的話再去看醫生,K.A.Z才勉強同意沒有繼續糾結在這個話題之上。
  
  
  
  
  
  
  
  「其實本來想選惡魔翅膀的。」
  
  兩人面對面的位置看不見他的背,但K.A.Z還是完全能夠想像那對翅膀也隨著他聳了聳肩的動作起落的姿態。
  
  
  
  他說的輕描淡寫若無其事,而K.A.Z由衷感謝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天使的翅膀;就像他的刺青師傅說的,有了這雙翅膀之後,HYDE將能夠毫無拘束地飛往任何地方。
  
  
  
  除此之外,儘管舞台上的HYDE總是不乏挑逗歌迷的大膽言行舉止,他仍然認為HYDE就像天使一樣,純粹而絕對。
  
  因為音樂不會騙人,不管你想要裝的再酷都沒用;從你的指尖、你的喉頭和你的靈魂深處流洩出的音樂,都出賣了你其實是個溫柔的人。
  
  
  
  
  
  後來HYDE又給自己的兩條手臂各自刺上了一圈荊棘。最初的那一個星期,盯著裹上紗布依然滲出血跡的手臂,K.A.Z忽然覺得有些鬱悶;儘管自己也同樣滿身花紋,但是他不樂意見到他受傷。
  
  
  沒有人明白他為何在翅膀之後又給自己添了一道束縛——究竟他是渴望呢還是恐懼飛翔。
  
  
  也許那是一道他加諸在自己身上的保險,以免哪天像伊卡鲁斯一樣讓太陽溶化了那雙翅膀——若是如此的話就讓我成為那一道防護吧;如果你墜落的話。我會好好接住你的。
  
  
  
  
  
  不曉得是誰曾經說過,每個人都只能夠擁有一邊的翅膀,所以無論是誰都無法獨自飛翔。
  
  可是偏偏他有一對翅膀,所以他心底其實恐懼著他也許哪一天就會遠遠離開了。
  
  
  
  
  「那句話就是K.A.Z自己說過的啊。」HYDE偏著頭想了想,然後肯定地頷首。
  
  「所以說,既然我有一對,就應該要好好藏起來——像織女的羽衣也必須好好鎖起來才行呢。」
  
  
  
  他用帶著荊棘枷鎖的雙臂擁住他,「現在,你準備好要拿走鑰匙了嗎?」

留言

秘密留言